境界的妖怪是魍魉,幻想境界的另一侧是魍魉之匣

这次,来考察一下八云紫的创作原型这个已经被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吧。

不过在那之前,需要先了解一些创作ZUN创作八云紫的时候的背景。
ZUN的创作状态和模式,是分为好几个阶段的(当然这个如何划分不是本文的讨论重点),
在Windows平台的创作新作开始,到永夜抄发布后开始转型之前的这段时间里,
有许多人对ZUN影响深远,而对于ZUN影响最大的两位作家,莫过于京极夏彦和藤木禀了。

藤木禀对ZUN影响最显著的一部作品是《上海幻夜 ~ 七色万华镜》,包括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名字以及蓬莱人形、红魔乡和妖妖梦这几部作品的故事和人物设定都能够在这部小说中寻找到影子或者说灵感出处。
不过这部小说也不是我们本次要讨论的内容。

本次要着重说明的是京极夏彦

综合各种有关信息来看,京极夏彦应当是对ZUN影响最为深远的作家之一了。
可以说,东方Project的设定之中,几乎到处都有京极夏彦作品内容的影子,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说明,这次要进行说明的,主要是围绕着八云紫相关的设定内容。

对于喜欢日本新本格推理小说的人来说,京极夏彦应当并不陌生,不过我想对于大多数东方爱好者来说,这个名字恐怕就没有听过或者仅仅听说过名字而没有看过他的作品。

在这里小小的推荐一下,京极夏彦的妖怪推理文学,对于之后整个日本的妖怪文学和推理文学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的作品是很不错的,值得一读。

最近我抽空买齐了所有世纪文景代理的京极夏彦的作品,并顺便重新认真仔细的阅读了一遍。(说句题外话,纸质书籍的阅读感觉比电子书籍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可能的话还是购买纸质书籍阅读比较好)

其中的《魍魉之匣》,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
可能有不少人通过连载漫画、新番动画或者日剧电影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内容和改编的同名漫画动画或同名电影都没有什么关系,改编的漫画动画或改编的电影都因为体裁不同,时长限制以及编剧对原作品的理解或者为了迎合目标体裁的受众爱好等诸多原因,对原作进行相当程度的改造,甚至成为了不同的作品。魍魉之匣的动画还好,变化的内容还在接受范围内,不过魍魉之匣的真人电影已经是另外一部作品了,与原作是不同的故事了。
所以接下来的内容都是以原作为基准的,只看过动画或电影的话,建议还是看一遍原作比较好。

前面说了这么多题外话,下面我们就进入正题吧(终于233)——

分析一次设定最重要的就是对ZUN进行设身处地,不能停留于字面意义上的浮面的东西,而是要去深入考量为何ZUN会这么设定。
不论他是灵光一闪还是深思熟虑抑或是看似随手给出的设定,都是有其中的缘由的,没有不可理解的事情。ZUN进行设定创作时候的思路,与其当时所处的状态,创作当时的近期所阅读的书籍、玩过的游戏、看过的影视都是有着很大的关联的。人的思维方式是建立在记忆之上的。人脑不能产生真随机数,即便是随意的一想,也是在一瞬间内记忆的综合体整理所得到的结论。

在妖妖梦创作的时期,ZUN当时在阅读包括京极夏彦的作品在内的很多作者的作品。
2003年妖妖梦正式版发售之前,Colorful PUREGIRL(之后刊载香霖堂的杂志)采访ZUN,问及最喜欢的作家,ZUN的答案中就包括了京极夏彦,早些时候在2003年4月绘制的官网50W点击量庆祝绘中灵梦的身旁写下了『式の随に棺の匣厚く固く(依随仪式棺木厚实且坚固)』这句话,这句话是京极夏彦作品《狂骨之梦》里一句有名的句子,是当时作为神主的中禅寺秋彦主持的久保竣公(前作《魍魉之匣》的主要角色)的神道式葬礼上的祭祀词。而这幅图上的灵梦也怀抱一个匣子,这个匣子也许就是我们这次要主要讨论的内容——魍魉之匣。

直接切入正题,在魍魉之匣里,解决一切问题的除魔师中禅寺秋彦(外号京极堂)对他的朋友关口巽说过几句至关重要的话:

“关口!住手!你想窥视匣子还早一百年哪!难道你也想跟久保、雨宫一样到另一侧去吗!”

“如果你真心希望如此我也无所谓,在场的人似乎全都希冀着另一侧的世界。听好,那是幻想,是不该被开启的东西!”

“关口,魍魉就是境界线。抱着轻率的心情接近可是会被带往另一侧哪。”

“关口啊,总之,魍魉是属于境界线上的妖怪,所以不属于任何一方。随便对他出手就会受到迷惑,小心一点比较好。你这种人特别容易受到另一侧的魅力所蛊惑。”

可见,这里提出了一个概念,
境界线上的妖怪——魍魉
魍魉是位于境界线上的妖怪,于境界线之上魅惑人类,将人类带往另一侧,而另一侧的世界就是幻想,是不该被开启的东西。里面装有另一侧的盒子就是魍魉之匣,窥伺魍魉之匣的内容,就会被带到另一侧去。

这个描述,我想大家肯定一下就能想到一个东方里的角色,八云紫。
让我们来看看八云紫这个角色更多的信息:
首先是八云紫的几个符卡名

结界「光と暗の网目」(结界「光与暗的网孔」)
罔両「ストレートとカーブの夢郷」(罔两「直与曲的梦乡」)
罔両「八雲紫の神隠し」(罔两「八云紫的神隐」)
罔両「禅寺に棲む妖蝶」(罔两「栖息于禅寺的妖蝶」)
魍魎「二重黒死蝶」(魍魉「二重黑死蝶」)

我们来看看《魍魉之匣》里的内容,原文很长,这里我就简单概括一下:

魍魉被视为与被称作罔两、方良或罔象同类的妖怪。原本来自中国,《庄子·齐物论》中有段“罔两问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无特操与,景日:有待而然者邪?吾待蛇鲋蜩翼邪,恶识所以然?恶识所以不然?云云”在这里罔两被解释成影子周边较淡的影子,亦即影子中比较朦胧的部分,即光与暗的交织,罔两这个词也有这种意涵,另一方面。写作罔象的话则又有所不同。此时的意思足生于水中的怪物,《淮南子》有句“山出鼾阳。水生罔象,木生毕方,井生坟羊”,是各指山怪、水怪、火怪,土怪。《左传》杜预注里也提到过罔象是山泽之怪,然后水怪罔象的日式读法念作“mizuba”,在日本是一种水神,是《古事记》中记载的从伊邪那美的尿液中生出的罔象女神。而在史记中记载孔子对妖怪的说明“木石之怪夔、魍魉,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羵羊也。”京极堂认为这里的魍魉是代指妖怪,也就是一切妖怪都可归于魍魑,实际上魍魉还有记载诸如木石之怪,既是山川之精,又是水怪、木石之怪,这等于是把原本栖息之地分明的妖怪世界的藩离给打破了。京极堂认为中国大部分的妖怪都被赋予了具体形态,却唯独魍魉的描述非常模糊。另外,除了妖怪统称之外,还有一则神话提到魍魉是古代中国帝王的孩子。因为传说过于扭曲混乱,最终到《百鬼夜行绘卷》时则被描述成了吞噬死者尸体的怪物。在日本的另一个妖怪著作《耳囊》里也有一则故事提到魍魉变化成人担任公职。

因此,京极堂认为,魍魉是十分难以解释的,模糊的,包含过多含义的,而且是比鬼怪还要古老的妖怪。

然而实际上,最切实的魍魉,则是模糊的境界,是光与暗的交融之处;而魍魉同时拥有水木金火等多种属性而偏偏没有土属性,阴阳五行论认为东西南北中五个方向代表了木金火水土五行。因此魍魉同时位于四边四隅每个方位而偏偏不在中央,因此魍魉还拥有类似包围的墙壁一样的属性;魍魉生于湖泽,湖泽是山与水的交接,是不明朗的区域,因此魍魉则是位于境界线上的妖怪魍魉本身就是境界线,是交界之处;同时,魍魉会魅惑人类,将人类带往另一侧,人类所不能窥伺的另一侧。

光与暗的交织之处,即 光与暗的结界,是第一张符卡 结界「光与暗的网孔」
与这张符卡对应的八云蓝的符卡是 式輝「狐狸妖怪レーザー」(式辉「狐狸妖怪Laser」),这张符卡中的『狐狸妖怪』一词,在《魍魉之匣》中,京极堂说这四个字连起来是与魑魅魍魉等同的词语,同时也和魑魅魍魉一样拆开之后每个字又能表示不同的妖怪,狐狸妖怪这个词中的狐是狐狸狸是狸猫,狐即是指的八云蓝。而魑魅魍魉拆开之后,魍魉则是指的八云紫。
即 狐狸妖怪 和 魑魅魍魉 这两个同义的词汇,前者包含了八云蓝,后者包含了八云紫。
这张符卡对应的八云紫的那张符卡,光与暗的网孔,也同时指光暗交织的妖怪罔两(魍魉)。

之后的几张符卡的前缀,罔两魍魉,则直接指向了妖怪魍魉,也就是将魍魉(罔两)与八云紫直接联系起来。
栖于禅寺的妖蝶,则很可能是指的京极堂系列的另一作铁鼠之槛中的禅寺中的少女。

八云紫的神隐属性,实际上也和魍魉魅惑人类非常接近,同时香霖堂中森近霖之助对八云紫的名字的解析,其名中的紫意指围墙,境界,也和魍魉的含义相切合。
而魍魉之匣,另一侧是幻想的不可窥私的封闭之匣,就是指的幻想乡。在妖妖梦时代的附带文档《幻想乡风土记》(该文档后来已经被ZUN自己否定)中,描述的幻想乡就是一个将妖怪封闭于其中的,对于外界人来说绝对不可以打开的魍魉之匣。
同时结合ZUN对于灵梦怀抱匣子那副Hit绘旁边使用那句京极堂用来祭祀打开魍魉之匣并进入魍魉之匣甚至成为魍魉之匣之人久保竣公的祷词『依随仪式棺木厚实且坚固』的解释:

只是想要看起来内涵一些(^^;
简单地说,就是明明以自古以来的仪式坚固地封印了,灵还是跑掉了。
但是灵梦却认为「只要仪式上对了,那些小事就不必在意」。
大概就是这样的讽刺(^^;

久保竣公看到了魍魉之匣的内部,于是被魍魉附身,犯下了连续肢解杀人的罪恶,并最终也被人锯掉了手脚进入魍魉之匣,自己成为了魍魉。
在这幅图里灵梦怀抱着匣子,对匣子内的灵施以封印的仪式,然而仪式却并没有效果,身为人类的灵梦并不知道,魍魉之匣并不是封印魍魉的匣,而是魍魉用来魅惑人类诱使人类打开的匣。魍魉本身就是匣,就是境界,魍魉自然不会被境界被匣子所拘束。

所以在风土记中的记载是妖怪可以解开或穿过人类古时候自认为的对妖怪封印的大结界将外界的人类捕获到幻想的结界内。
而之后的设定则改为结界是由妖怪所建造的,境界内是幻想,是外界的人类所不能打开的幻想。
恐怕ZUN从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妖怪并不是被封印,而是妖怪自行建造的境界吧。所以才会在风土记中的设定生效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将其否定,更换成了妖怪自行建造境界的设定。

而建造这个幻想的境界的就是本身即为境界妖怪的八云紫。

幻想乡就是魍魉之匣,八云紫就是魍魉。

魍魉也许并非是八云紫的唯一原型,这个角色在设定创作的时候应当还存在许多其他的参考原型。
但是可以确信的是,魍魉之匣的魍魉是八云紫的主要原型

 

另付:
幻乐团公式站50万Hit绘

top030419



  • 八咔说道:

    不错啊,很棒

  • LM_369说道:

    真是惭愧,虽然看完了京极堂系列所有中译本,但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个角度可以联系起这两者,真是受教了。

  • yuuka说道:

    同惭愧,我也是作为读过的人……的确,原文里有写魍魉本身是没有名字的。匣中世界,壶中天呢。或许古人早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本源了呢。

  • lyizen说道:

    受教了。看过动画版的《魍魉之匣》,看来可以去补补小说。

  • moon3779说道:

    于是我对为什么八云紫选择八云蓝作为式神,八云蓝选择橙作为式神的设定更感兴趣了。支持下。

  • 140706inu说道:

    读过巷说百物语,对京极夏彦的文风印象深刻……
    虽然被惊吓的很厉害不过看了这层关联又想要再被吓一次了w

    嘛嘛既然关键剧情已经被透了,现在去读也不会被吓的很厉害的吧……大概?

    幻想乡和现世的联系,总在意料之外的地方呢。这也是幻想的魅力所在哦。

  • eee说道:

    先膜拜一下主席,这个考虑方向我之前没有想过,看了之后长了不少见识。且能看出是很认真的考据。
    只是这个考据最后的那个猜测我必须否定。妖妖梦的剧情没有Ex跟Ph是完全无法成立的,原因是游戏中有一个隐藏”案件”。而紫是这个案件里最重要的人物。妖妖梦整个游戏也是一个推理故事,而没有紫就不是了。更进一步说,没有紫,冥界的主要角色都不存在。
    作为参考附三个Link,都是我几年前写的YYM考据。把当时的渣笔法跟不怎么严密的考据贴出来不免有点害臊,不过我对其大致正确性有一定信心。我想如果主席有意,或许可以从这个方向挖掘出更多的考据,或者以更严密的角度重新审查这条剧情。
    http://exe3e.wordpress.com/2009/09/20/%E6%9D%B1%E6%96%B9%E5%A6%96%E3%80%85%E5%A4%A2/
    http://exe3e.wordpress.com/2011/03/26/%E4%B8%9C%E6%96%B9%E5%A6%96%E5%A6%96%E6%A2%A6-%E6%9B%B4%E6%B7%B1%E7%9A%84%E6%8E%A8%E6%B5%8B/
    http://exe3e.wordpress.com/2009/11/17/%E4%B8%9C%E6%96%B9%E5%A6%96%E5%A6%96%E6%A2%A6-%E5%89%A7%E6%83%85/
    之前没贴出来,是因为不想剧透推理故事的真相。作为一个有幸欣赏到YYM推理故事大部分过程的人,这个作品在我心中的地位从未被其它游戏超越过。

    • 囧仙说道:

      实际上,这是我一直想写文论述的内容,就是红妖永那个时代,ZUN对于剧情的看法,以及设计角色和剧情时候的一些思路。
      当时ZUN通过他的博客和日志说明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能够看出的是,那个时候:ZUN认为游戏的剧情是不重要的,是次要的;ZUN也并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剧情是否会被进行二次创作(ZUN对自己的设定是否有深度和拓展性毫无考虑);ZUN设计角色和剧情是为了游戏本身而服务;ZUN认为游戏对话是多余的,本不该存在的。

      我阅读了你发的地址,不过虽然很不礼貌,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认真的阅读一下妖妖梦的附带文档,你的观点和思路很流畅的,不过你所引用的设定貌似都不是一设?
      好像确实都不是(比如八云紫写那些,或者纸片啥的以及幽幽子了解的关系还有八云紫参与到了幽幽子生前的事情以及八云紫参与到了妖妖梦的剧情里)这些都不是一设。

      仔细考察妖妖梦里的设定,确实能发现,妖妖梦的主线剧情里丝毫没有八云紫参与的影子。

      你可以阅读一下我最后一篇日志,考察ZUN的设定的时候一定要站在那个时候的ZUN
      于是考察妖妖梦的时候就应该回到10年前,看看那个时候的ZUN在想什么,做什么。
      这样比较合适。

      这点你也不用太着急,仍然是以八云紫为引子,ZUN十年前的思维方式的考察,之后我会写一篇文章来说明的。

      最后十分感谢你的回复,这样的回复是我一直都有点期待的呢(www

      • eee说道:

        不好意思,回复的晚了。我在你的微博上有个回复,以为主席有动作了会在那边先回复,今天好奇来瞧瞧才看到。
        参考设定大多来于YYM日文版安装自带的角色设定txt文档,确确实实的一设。
        http://thwiki.cc/%E9%99%84%E5%B8%A6%E6%96%87%E6%A1%A3:%E4%B8%9C%E6%96%B9%E5%A6%96%E5%A6%96%E6%A2%A6/%E8%A7%92%E8%89%B2%E8%AE%BE%E5%AE%9A
        其它的设定,除了当时可能浪漫化的地方跟英文版touhouwiki关于西行妖的一条外,我基本上都能指出一设来源。西行妖的考据重要的地方也可以在角色设定文档中找到。

        至于ZUN当时在考虑什么,我由于不读日文相当不方便,请允许我暂时不参考。但是我能举出一个确实的反例。
        C62版本的蓬莱人形CD附带了一个推理故事。这根YYM体验版发布的相差只有一年多。可见ZUN在这时候已经在小说形式外的推理故事动心了。
        如果说神主在那个时候不考虑剧情深度,那么我觉得这甚至让YYM更有可能成为带推理的游戏。YYM的剧情或许经不起严实的推敲,如果以这种“剧情自己喜欢就好”(不考虑二次创作的心态)去写,那么压力反而会减少很多。

        这几点说完,我觉得对于ZUN当时的心态有一定的反证。希望可以暂时抛开ZUN当时可能的心态,只看游戏的内容谈谈。
        关于紫在主线里参与的证据有几条线索,首先可以参考紫的生死结界跟人妖结界两个SC。这两个极度重要的SC都是可以用这条剧情线解释的。你可以说东方游戏中从来没有解释过妖怪人化的原因,不过妖梦的出现实在是太合剧情了。神主从YYC开始特意增加了幽幽子的一个“贪吃鬼”设定,我认为不是巧合,是想突出以津真天这条故事的联系性。
        读读看《太平记》里以津真天的故事,就能发现YYM这首曲子除了“広有射怪鳥事”没有再适合的名字了。
        角色设定里的迷之纸条(其实是文献,不过我当时看的翻译可能错了),能写出的人除了紫还有谁?写纸条的人/妖创造了一个结界,除了紫以外还有谁有如此的能力跟动机?YYM的前文明确的写了幻想乡大结界的创造故事,不过生死结界却没有写,实际上是ZUN没有说出这结界的名字而已。
        此外,ex跟ph的全部曲名都跟这条剧情有联系。紫操作那么多结界,为什么名字只跟“死亡”搭上关系?蓝的“少女幻葬”是谁的葬礼?事实上,紫操纵了死亡,而蓝还在进行这个葬礼。
        我觉得这些联系相互支持,到最后一点也不牵强。神主的命名能力很强,是不会乱给名字的。

        东方妖妖梦里面有相当多的推理提醒。从开头画面的“You will wonder at the snowy paradise, and you look at what must be hidden…”到PH名字中的”Who Done It”。更有“黑幕”,“主犯”这种单词的反复出现。其实我觉得最震撼的是Ex开头的一句话:
        The cherry trees were already in full bloom.
        Yet the Japanese hearts were not yet satisfied.
        为什么主线结束了,我们(虽然不是日本人…)却还没满足?因为真正的好奇心还没有被满足。这些提示,Neta,跟游戏中多个地方出现的看似不明所以的句子都是有可能解释的。我不是说我想主席当日本人,不过我认为主席也不该在看过樱花满咲之后就此满足。

        至于主席之后的文章,我是很期待的~

        • 囧仙说道:

          这么久之后才回复实在是抱歉,因为太忙所以忘记了。
          关于八云紫的重要性这点,我认为我之前的思考有所欠缺,没有顾及到一些细节。

          我认为你说的是对的,这点我已经删除了我文章的最后一段(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删除了,不过当时忘了回复你)

          • eee说道:

            刚看到你的回复,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到任何系统email通知…看来这篇评论的命运就是延迟的回复吧。同抱歉。

            妖妖梦实在是美丽的游戏,而且其剧情每过一段时间都能找到一些新的官方线索。搜集它们几乎变成了个人爱好。主席有心考据的时候可以看看《六十年不见的紫色香花》的结尾跟”东方求闻口授/文文新闻3“。后者很有可能跟妖梦的身世有关。

  • 萌二说道:

    受教了

  • wer说道:

    从快报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