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大轮回 ~ 写在东方心绮楼发布之前

幻想大轮回 ~ 写在东方心绮楼发布之前

作者:星期六上线

(本文最初发布在季刊7上,有删改)

前言

提到轮回,大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是春夏秋冬的交替,还是生老病死的循环?是六十年的纪年系统,还是映姬大人的说教呢?在东方project的世界观中,轮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通过回顾过去可以获得长寿,通过怀念往昔可以净化心灵。而当历史上相似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人类们总是被异变所惊动,而妖怪们则忙于感慨时光的飞速流逝。

轮回的概念第一次正式提出是在东方花映塚,以及紧随其后的东方紫香花。三精四季五行的六十年大轮回系统,伴随着百花绽放的大结界异变而铺开,一个完整的幻想乡体系随之正式建立完成,“幻想乡”直到此刻才正式宣告诞生,这也为以后的故事打下了物质的基础。

然而这次我们要说的不是这个。

2011年,也就是幻想乡的第126季,东方神灵庙的故事发生了。随着三大宗教在幻想乡的确立,空气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一场宗教大战一触即发。有了东方求闻口授中,雾雨魔理沙和三位宗教领袖的对话,我们有理由相信,真正的宗教大战将会是一场刺激而激烈的血雨腥风。

好了,让我们暂且把话放到这里,先来回头看看神灵庙。纵观东方系列STG,神灵庙是非常特殊的一作——符卡练习模式中的特殊符卡,黑暗的故事背景,一群隐没在幻想乡中的外人,随着异变的发生而融入了幻想乡。是不是很熟悉?别的不说,一提到特殊难度符卡,人们的第一印象只有一个——东方永夜抄。永夜抄以极其巨大的游戏内容著称,12个机体,两条游戏路线,数量巨大无可匹敌的符卡数量,这些都是永夜抄的标签。而如果你注意到一个细节的话,你就会更加相信,永夜抄和神灵庙是有关联的。

游戏标题菜单的位置,除了永夜抄和神灵庙是在屏幕左半边,其他都是在右半边的。

巧合吗?我们姑且认为是“巧合”,这样的巧合还有很多很多,而当我们把目光聚集在这些巧合上时,一个全新的世界就将在我们的眼前展开。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走近,ZUN的东方世界。

——以上内容为笔者中二病发作时口胡,请不要相信

第1节:原点

作品:东方怪绮谈,东方风神录,蓬莱人形

所谓的轮回,就是要有起点和终点的,而且既然是整个东方世界的轮回,那么自然要在各种地方寻找到相似的点。笔者曾经为了哪一作是原点而头痛不已,过程有血有泪有史(请不要读出来)所以就不说了,我们直接来看结果。

众所周知,黑历史指的是东方project的前五作,始于东方灵异传,终于东方怪绮谈。这五作的剧情被ZUN封存,曾经说出了“忽视会比较好”这样的说法。但是从东方红魔乡开始的新作,却并没有从TH1开始,而是从TH6开始。试想一下,如果你真的想要完全抛弃一个世界,开一个新的剧情的话,你还会继续原来的数字吗?显然不会。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是怪绮谈?或者说,为什么要把怪绮谈设定成黑历史的结局,并且在游戏之中就已经明确的表示,怪绮谈是结局了?怪绮谈的music room里包含了前面四作的全部BGM,甚至还有未采纳曲的BGM,这些都标志着,ZUN当时已经有意将怪绮谈作为大结局而终结掉这个系列,或者说,终结掉“黑历史”。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当时,ZUN就已经有了全新的计划。

了解黑历史的读者一定知道,黑历史的五作中,有四种完全不同的游戏模式,虽然除了灵异传都是STG,但是这其中也各有不同——东方封魔录是大判定STG,严格来说并不能算作是弹幕STG的游戏;东方梦时空是对战类STG,东方幻想乡是小判定弹幕STG。随着作品的展开,ZUN收获了成果,但是恐怕也遇到了麻烦——剧情无法展开,世界观无法构建。恐怕就在此时,ZUN意识到了,不改变游戏的设计制作思路,就无法完成自己的构想,无法创造出,这片属于自己的STG的天地。更加重要的原因是,黑历史所在的PC-98平台,已经无法继续支持东方系列的游戏硬件基础。因此在怪绮谈,ZUN痛下决心,终结黑历史系列,从零开始,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这就是“幻想乡”,一个被大结界包围的地方,一个梦想的乐园。

事实上,在很多资深STG玩家的眼里,怪绮谈的游戏地位并不亚于后续的新作。游戏画面在平台限制下已经算是制作精良,游戏性很高,难度适中,机体也有了后续作品的影子。虽然有很多的先天性缺陷,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这些玩家冲击怪绮谈的游戏顶峰。相比之下,前四作——尤其是前三作——游戏就变得非常诡异了。东方灵异传的游戏方式奇特,难度极其诡异,让人望而却步。东方封魔录那奇葩的自机火力设置——满Power和未满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射击模式。东方梦时空全作最难Lunatic的称号至今无可匹敌,甚至有玩家在通关了其他所有作品的所有Lunatic难度之后,依然对梦时空完全无解。东方幻想乡则是矫枉过正,难度设置略微简单了,不过幻想乡的游戏模式正是ZUN后续采纳的模式,因此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源头。

因此,这里笔者将怪绮谈作为东方世界观的开端原点,这也是“第一个大轮回”的真正起点。

至于风神录和蓬莱人形,要说的就比较少了。风神录的游戏说明就是“弹幕的传统”,这本身就说明了风神录回归原点的意思。而蓬莱人形作为CD故事的第一作,也起到了和怪绮谈一样的意义。

风神录作为“第二个大轮回”的原点,回归了怪绮谈和红魔乡的分数加残模式,取消了贯穿之前东方STG始终的128Power模式,而是改成了5.00Power模式,这个火力模式贯穿了第二个大轮回的始终。剧情上,风神录开启了东方project的第二章——信仰,守矢神社搬入妖怪山,在进一步完善了幻想乡架构的同时,将信仰的概念拖入了这个世界。并且一路引出了后面的剧情,并且最终即将达到升华。作为STG来说,风神录和怪绮谈的相似点非常少,但是在作品地位上来说,两者是相似的。

至于蓬莱人形,由于是音乐作品,与游戏有本质的不同,因此作品本身没有比较意义。蓬莱人形和红魔乡同时发售。刚刚已经说过了,怪绮谈时期已经有了终结黑历史的意思,那么蓬莱人形的发售也就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那就是作为“音乐的黑历史”而存在。在东方Project还没有轮回的概念,没有必要进行作品一一对照的时候,蓬莱人形横空出世,而且其剧情非常诡异。两套不同剧情的交织,引得无数人争相讨论和猜测,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蓬莱人形的故事和后续秘封组的故事没有任何交集,这一点,跟“黑历史STG与新作STG没有任何交集”完全相同。就这点来说,蓬莱人形已经算得上是音乐CD中的原点作了。

写到这里,笔者还要提一句音乐CD的第二个轮回,也就是2012年发售的鸟船遗迹和伊奘诺物质这两作。就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我们只能认定这两作是音乐CD的第二个轮回的开端,但是究竟哪一个是原点,还要看后续的剧情发展和定位了。至于未知之花魅知之旅,这是ZUN为了悼念2011年日本大地震而创作的作品,没有系列剧情,因此并不列入讨论范围之内。

第2节:开端

作品:东方红魔乡,东方地灵殿,东方辉针城,莲台野夜行

作为东方STG系列新作的起始之作,东方红魔乡自从问世以来便被众多玩家所关注。新奇的符卡规则,华丽的弹幕和音乐,在当时来看比较丰满的人物设定,都给整个东方project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在红魔乡的设定中,幻想乡还仅仅只是一个概念,没有相对的地理位置,没有人际关系,有的仅仅是一个湖,一个馆,这两样在黑历史中非常常见,看不出什么新意,但是ZUN在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从这里开始,一点一点搭建幻想乡的积木,让这个世界变得丰满起来。从红魔乡开始,东方的第一章——幻想乡正式启动了。

对于东方地灵殿来说,其作为开端的象征性意义显得比较低,事实上就地位来说,地灵殿更像是东方萃梦想,是作为上一作的附属而存在的,或者说,将地灵殿作为原点,与怪绮谈放到一起会更合适。但是这里我们不能只从游戏剧情上来考察一个作品的地位,细节决定一切。

而对于东方辉针城,由于其上一作的心绮楼中,对三大宗教的大战进行了完善的总结,因此可以确定辉针城将是一个最新篇章的开端。对于这一作是原点还是开端,还需要进一步游戏的发展来观察。从现有的内容来看,将辉针城定位到开端,和地灵殿放在一起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第三章的原点,设定最早可以追溯到妖精大战争的环状血条上,剧情可以追溯到非想天则上,因此不再单独讨论第三章的原点问题。

把红魔乡和地灵殿放到一起,我们会突然发现,一样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设定上,一个叫红魔馆,一个叫地灵殿;两个姐姐都是名义上的最高首脑,两个妹妹都是不服管教的问题少女。游戏性上,两作都是只有灵梦和魔理沙两个角色,四面都是随着机体不同而发动不同的符卡。

另外还有两个细节的设定,很容易被忽视,但是放到一起看的话很有意思。其一,两个妹妹的BGM都是节奏特异型音乐——芙兰朵露的3/4+2/4拍的标志性旋律,和古明地恋那几乎贯穿始终的7/8拍的鬼畜风节奏,这种节奏,在东方游戏BGM中是非常罕见的,其他的音乐无外乎最常见的4/4拍或者3/4拍,只有少量的曲子例外,且这些例外的曲子几乎都不为人关注,而作为EXBOSS曲的两位妹妹的BGM,是人们理所当然的关注焦点。其二,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这两作的名义馆长都是姐姐,而实际的控制者是四面BOSS,六面BOSS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热血笨蛋型角色——请原谅我这样形容蕾米莉亚,但是她的知识水平和所作所为,实在是无法与帕秋莉相提并论,甚至帕秋莉还有大量可以针对吸血鬼这一种族的符卡,这些都让人难以相信二人之间名义上的从属关系。而地灵殿,很显然的,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的,能够在这个满是动物的殿堂中作为领袖的,显然是这个会读心的少女。至于阿空,至少三次元上的核力量已经快把地上变成灼热地狱了——专指阿空所在的那个地方。

如果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两对姐妹身上,就可以发现她们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立绘上,两对姐妹分别有自己各自种族的特异性标识:蝙蝠翅膀和读心之眼,两个姐姐的标识都是完好无损的标准形态,而两个妹妹的都是残破不全的。两对姐妹的能力都是完全相反的:蕾米莉亚的能力是操纵命运,可以改变一个人未来的生命进程,而芙兰朵露的能力是毁灭一切,从结果上看,妹妹把一个人未来的生命进程给完全抹杀了;古明地姐妹的能力更为直观,游戏设定上很直接的说明了两个人能力的相反性。如果我们再把四面实际馆长的对比关系拉进来,看看古明地觉和帕秋莉的话,一个很有趣的地方是,她俩都是实际上不擅长物理攻击的角色,帕秋莉的哮喘病是困扰其战斗力的主要因素,而觉大人则是被恋吐槽不擅长战斗,她的符卡也都是针对精神的攻击模式。相比之下,两个六面BOSS则更擅长物理方面的攻击,蕾米莉亚的符卡为血液组成,在后续作品中,蕾米的符卡也大都是体现吸血鬼身体方面的攻击,阿空则更加显而易见,核弹的物理性毋庸置疑。两作的五面BOSS:十六夜咲夜和火焰猫燐,则都是实干型的角色,女仆长自不必说,阿燐是将怨灵混入温泉喷出去制造异变的主因,平时则负责收集尸体给阿空送燃料,这也说明了她的定位和咲夜一样,是个主要负责工作的角色。阿燐和咲夜还有一点很相似的是,咲夜是女仆长,手下有一群妖精女仆,而阿燐则可以操纵怨灵,甚至将怨灵发挥到符卡中,也算是某种小领导吧。

剧情上来看的话,这两作的对比则容易让人引起误解,尤其是和地灵殿的后作东方星莲船对比的话则更是如此。对于红魔乡来说,由于红魔乡是构建幻想乡世界的开篇之作,这一作对于后续作品的影响很大,作为核心来说,后面的作品要在设定上迎合红魔乡的设定,同时来对红魔乡中的一些无法回避的矛盾进行修正,就像伊奘诺物质中所说,“无法治愈的疾病已经不存在了”。而对于地灵殿来说,地底这个核心设定让人误解很大,对比星莲船的空中属性,让人对下一作中的大海属性更为期待,海陆空三栖的设定一度成为猜测的主流,而真正的主线——信仰,则退居了二线。但是从结果来说,地灵殿由于没有信仰相关的主线设定,因此只能作为风神录的后续附属而存在。剧情地位上说,红魔乡和风神录是实际上对应的作品,对于主线剧情的设定,后续的作品都是围绕这两作为核心出现的。而地灵殿的作用,目前来看是迎合了一点,那就是所有的后续故事都是守矢神社给搞出来的,这点和红魔乡吻合,所有的故事都是为了构建幻想乡而搞出来的。

相比这两作,辉针城在设定上的相似点比较少,由于从神灵庙开始的怀旧风潮,辉针城的各种设定细节非常混搭,自机中的咲夜、1面道中琪露诺、4面打姐妹组合boss的设定很像是妖妖梦,3面在竹林的设定让人无法不想起永夜抄,自机两个机体为一人一妖的设定可以追溯到永夜抄和地灵殿,有符卡练习模式的设定也有永夜抄和神灵庙的影子。所以真正决定辉针城设定的东西,是游戏剧情。作为心绮楼宗教大战之后的第一作,辉针城剧情上完全摆脱了宗教方面的影响,转而进入了新旧妖怪复兴这条线路,由于目前只有这一作,因此能够讨论的东西还比较少,所以只能暂时就说这么多了。

最后来说说莲台野夜行。如果说红魔乡是正式开始构建幻想乡的话,莲台野夜行则是正式开始构建少女秘封俱乐部。莲台野夜行着重描写了两个内容,秘封组本身,以及夜访莲台野的这次俱乐部活动。这点和红魔乡的意义是一样的,构建幻想乡本身,以及红雾异变这次具体的异变。实际上这只是个开端,后续的作品中,幻想乡都是伴随着异变而构建的,而秘封组都是伴随着俱乐部活动而出现的。

经过了这三作对于故事主线剧情的全面铺开,后续的作品随即呼之欲出。对幻想乡的构建,对信仰的探索,故事正在一点点发展。

第3节:发展

作品:东方妖妖梦,东方星莲船,梦伪科学世纪

故事发展到这一步,作品的定位已经不重要了,对于故事本身来说,它们都是对主线内容的进一步展开,对细节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对后续剧情的进一步铺垫。这一部分的主题是发展,可谓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而能否在重重迷雾中找到进一步发展剧情的突破口,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从这一节的分析中,我们可以预测一下,东方第15作将会有怎样的细节设定。

先来说说梦伪科学世纪,因为这一作可说的东西不多,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梅丽穿越大结界这一点,与妖妖梦和星莲船中,主角们穿越大结界离开幻想乡相似吧。在这一CD中,梅丽多次穿越梦与现实的结界来到幻想乡,并且以此引发了一系列的故事。这进一步丰富和构建了秘封组的设定,并且将梅丽提高到秘封组主要角色的地位,在最新的两作CD中将梅丽的地位提到了最高峰,而这都是从梦伪科学世纪开始的。

乍一看妖妖梦和星莲船,恐怕很少有人能觉得这两作有非常大的相似性。红魔馆和地灵殿这两个建筑物组成的相似性非常高,一个房子,姐妹二人,两个住客(请原谅我忽略红美铃,她和勇仪几乎没有相似点,或者说笔者还没有找到),这样的组合有太多太多的可比性,而反观妖妖梦和星莲船,白玉楼势力总共才两个人,而命连寺势力在星莲船时期则有六个人,算上蹭饭的小伞有七个,再算上东方神灵庙中的幽谷响子和二岩猯藏,更是有九人之众,白玉楼就算是把八云家的势力加进去也不过五人,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但是一旦超越了势力阵营,只看人物设定的话,这里的“巧合”显得很有意思了。

首先来看三面的二人,也许读者看到这里会说,爱丽丝和一轮跟云山老爹有什么可比性吗?但是当你真正将两个人的设定摆到一起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种族魔法使(由人类转成),操纵人偶程度的能力(求闻史纪设定);云居一轮,种族妖怪(由人类转成,求闻口授设定),操纵入道程度的能力。当大家还在思考入道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云山的设定给了答案:种族入道,也就是说一轮的能力实际上是“操纵云山程度的能力”。再回头看看两个人的弹幕。爱丽丝的符卡几乎全部是通过人偶发动的,而一轮的符卡几乎全部是由云山发动的,本体在这其中没有什么作为,仅仅是使役着被操纵的人偶和云山来进行攻击。立绘上的设计也印证了这一点,除了妖妖梦的最初版本外,后续的所有版本中爱丽丝的出场都会伴随着她的一个小人偶,也就是被广泛认为是上海人形的人偶,而星莲船中的云居一轮,直接就在旁边挂着一个云山,与使役者相伴出现。对于妖妖梦和后续作品中爱丽丝的变化,大概是当时ZUN更加注重爱丽丝“魔法”的属性,因此着重突出了那本上锁的魔法书,能力也是操纵魔法程度的能力,星莲船是妖妖梦很久以后出现的作品,自然设定上是与修正后的设定相符的。

四面的BOSS则更有意思,普利兹姆利巴姐妹和村纱水蜜的设定上,交集几乎少到没有,但是这其中却有着几个非常大的巧合。首先是两个(组)人的种族,骚灵和船幽灵,乍看之下这两个种族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实际上这里的联系则是——这两个种族都是幽灵的变体。纵观整个东方project系列,有了那么多各式各样的角色,各式各样的种族,但是“幽灵”这个非常非常常见的种族,竟然不存在一个主要角色,连妖精都有那么多主要角色,幽灵却一个没有,唯一一个“幽灵”的BOSS是神灵庙的一面道中BOSS,其他的都是幽灵的变体。半人半灵(魂魄妖梦),亡灵(西行寺幽幽子),还有打擦边球的怨灵(苏我屠自古)和神灵(丰聪耳神子,原因是其终符),当然还有骚灵和船幽灵。骚灵是吵闹的灵,是声音的灵,船幽灵是被特定地点束缚的灵,属于念缚灵,本质上都不是完全的幽灵。除了种族之外,还有一个很牵强的设定,也是她们相似的地方,就是她们都和往前数两作的4面BOSS有相同的弹幕设定:普利兹姆利巴姐妹和怪绮谈的四面BOSS雪&舞一样,都是承受一定攻击之后会选择一个角色来单挑,而水蜜和风神录四面的射命丸文一样,都有一张时符。这两点没有其他地方出现过,可以说是特征,也可以说是巧合。之前也说了嘛,巧合是很多的,关键是我们究竟怎么看待这些“巧合”。

五面BOSS开始,触及到了两大势力阵营的核心。魂魄妖梦是白玉楼的庭师,负责幽幽子的一切工作,可以说是负担了整个幻想乡最繁重的工作——某种意义上。而寅丸星则是命连寺的主要祭祀对象——毘沙门天的代理人,也就是佛像,连圣白莲都在名义上祭祀着她,可以说是整个命连寺的支柱之一。两个人的设定也有说道,妖梦的主要武器是那两把剑,星的主要武器是她手中拿着的毘沙门天的宝塔,妖梦是半人半灵,有(半)个幽灵跟随着她,而星有纳兹琳,虽然并不是一个人的两部分,但是纳兹琳可以看做是作为星的使魔而存在的。妖梦有个爷爷叫妖忌,虽然现在不知所踪,但是妖梦的白楼剑则是妖忌传给她的,寅丸星是毘沙门天的代理,宝塔是毘沙门天给她的。

而六面BOSS,也就是两大势力阵营的主将,其相似点就更多了。两个人都曾经是人类,都有个实际存在的老头子的亲人作为故事背景。西行寺幽幽子的父亲是西行法师,乃是一名著名的歌圣,当其长眠于樱树下之后,引得人争相效仿,因此才导致了西行妖的诞生,也就引出了幽幽子封印西行妖的故事。而圣白莲的弟弟命莲法师是一名著名的僧侣,在其去世之后,圣白莲才开始恐惧生命的短暂,并走上了修习妖术的“不归路”,最终被人封印。可以说,幽幽子和白莲都是实际存在的人物在东方中的具现,这与各自后一作中的“传说系”不同,她们是ZUN根据实际存在的人,在东方Project中虚构出来的亲属人物,可以说是跨越了现实与幻想的存在。

EXBOSS的相似点较少,只能说,蓝和紫与封兽鵺一样,是导致整个故事的直接原因,而鵺在神灵庙中的表现则说明,她也有穿越博丽大结界的能力,而蓝和鵺都做过EX难度的道中BOSS估计是她俩唯一的相似点了。关卡流程方面,妖妖梦和星莲船都是四面开始穿越结界,五面则是在幻想乡之外的土地上。曾经有人戏称,说东方系列是一作在室内一作在室外,这里提到的三个室外作,除了花映塚和心绮楼之外,就是妖妖梦和星莲船了。红魔乡和地灵殿的大屋属性很明显,永夜抄、神灵庙和辉针城则是隐藏极其深入的建筑,直到异变发生才被人得知其存在。对于妖妖梦和星莲船来说,四面结界,五面幻想乡外,六面在五面对应地的一个角落这一点,也是其他作没有出现过的设定。

在游戏系统上,妖妖梦和星莲船的设定也是非常的相似。虽然从结果来看,两作的难度有着天壤之别,但是我们无法否认的是,妖妖梦中的森罗系统和星莲船的飞碟系统之间,那难以掩饰的共通性——防御型系统。无论是森罗结界还是飞在天空的大型飞碟,当系统出现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十秒的系统持续时间,有特殊的音效和画面效果;道具会被系统吸收,而残机与之相关;系统开启时有额外的蓝点上限增加方法;系统被自机结束时有一个全屏范围的消弹,随时间结束则没有,而能否通关与系统的联系非常紧密。当游戏设定都如此相似的时候,这样的“巧合”,又该如何看待呢?

从剧情发展上来说,妖妖梦和星莲船继续延续了对应篇章的主题。妖妖梦中,第一次在流程中创立了迷途之家,引出了妖怪山的设定,创立了魔法森林,创立了冥界,创立了博丽大结界,并且使得幽灵这个种族以及其附属的一系列幽灵系种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星莲船则进一步延续了宗教的主题,并且为后面佛道之争埋下了伏笔。虽然在神灵庙没有发布之前,人们普遍猜测第二章的主题是海陆空三栖,并且以星莲船的空中战斗作为依据,猜测神灵庙这个高潮之作将会出现海洋,并最终以此复活龙神大人,但是神灵庙传承的则是道教这一宗教体系,也使得龙神大人的复活这一论调不攻自破。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故事是如何进一步发展的吧。

第4节:高潮

作品:东方永夜抄,东方神灵庙,卯酉东海道

故事正式进入高峰,这点从很多地方都能看得出来。相比卯酉东海道的那闲适的旅途对话,永夜抄和神灵庙可以说得上是阴风阵阵,黑暗无比。剧情的严肃难掩设定上的华丽,庞大的自机阵容和额外的符卡难度,仿佛都在说明ZUN对这两作的重视。与上面提到的防御型系统一样,这两作游戏系统的设定也体现出了极大的相似性。而两个阵营的人物设定,表现出的则是比红魔馆跟地灵殿更甚的相似性,这大概也是黑暗的某种来源吧。

永夜抄最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四面和六面的双线设计,这点在东方的其他任何作品里都难觅其踪,然而如果我们把四面的主角组给排除出去的话,永远亭阵营和大祀庙阵营的相似性就出现了。一个阵营领袖,一个智者,一个与上述二人有相同属性的手下,和一个属性不同的手下。我们一个一个看。

首先是领袖,永远亭里的领袖,毫无疑问的是蓬莱山辉夜,而大祀庙的领袖,则是身为圣德太子的丰聪耳神子。对比一下她俩的人物设定,我们会发现很多的相同点。首先,她俩在东方Project里都是传说中的人物,辉夜是竹取物语的主人公,月球的公主,而丰聪耳神子,在其BGM解说里,ZUN将其定位为传说的人物,也就是说,ZUN将圣德太子的事迹与竹取物语相提并论,并以此将神子纳入了幻想乡,同为神话人物的“传说系”背景,是这两个人最核心的相似点。第二,她俩都是“外来人”,经过长时间的隐居之后,最近才在幻想乡出现的,辉夜在永远亭布下了永远的魔法,停止了污秽,以此来脱离时间的流逝,隔绝在世界之外,直到天文密葬法,永琳的行为才导致永远亭被主角发现,相比之下神子的理由则非常简单,由于命莲寺盖在了大祀庙上,使得长眠于此的神子得以复活,并出现在世人面前。第三,她俩曾经都是人类,现在都是不死之身了,蓬莱之药和尸解的力量,使得二人得以脱离轮回系统,也使得她们不再能够被称为人类。与轮回论不怎么符合的是,辉针城的六面BOSS少名针妙丸也是传说中人物的再现,不过针妙丸并不是传说中的一寸法师,而是那个法师的后代,所以究竟怎么算,还是要看后续剧情的设定。

再看看智者,或者说身处参谋角色的那个人,永远亭的智者显然是八意永琳,而大祀庙的智者,则是教给神子等人尸解仙法的霍青娥。永琳在口授中的设定是八意思兼神本体,在日本神话中智慧的代表,她所制造的蓬莱之药是一众蓬莱人得以不老不死的根本原因,霍青娥是大陆来的仙人,在佛道大战的年代,青娥挑唆神子修习道法,并最终率领一众人尸解成仙。永琳的蓬莱药需要辉夜永远的力量,青娥的尸解术则需要神子在政治上的配合,两个阵营一脉相承又各有特色,意义非凡。这里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虽然青娥是四面而永琳是六面,但是由于永夜抄有两个六面,而辉夜必须要和神子的六面相对应,那么我们不妨将永琳的剧情地位调整到四面,那么横在我们面前的迷雾就将立刻消散。

说完了四面和六面,下一个要提到的理所当然的是五面了,这两作的五面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都有一个“酱油”的道中BOSS出场,因幡帝和苏我屠自古。她俩本身没有任何相同之处,但是她俩的种族与阵营中其他人的巨大差异,则是她俩共同拥有的特性。永远亭所有的主要角色都是月球来的生物,而帝那地球本土兔子的身份则与她们有着巨大的反差;而大祀庙中,苏我这个唯一的亡灵,也与一票尸解仙格格不入,尤其是“苏我尸解失败是由于布都造成的”这个设定,让苏我与其他人物的隔阂更加加深。她俩的另一个非常有趣的设定是,她们的符卡背景是和五面BOSS是一样的。其中,帝和铃仙的符卡背景,更是东方系列中唯一的一个同时被三个人使用的符卡背景——还有六面道中的永琳,这点还有其他的含义,有机会我们再说。苏我和布都的符卡背景完全相同,个人感觉还是和她们都是神子的直系手下有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相似的细节是的的确确的传承下来了。

回到游戏设定,我们将会看到更加有意思的世界。永夜抄和神灵庙都有四个主线剧情,而每个剧情的机体中,高速和低速的机体攻击方式都完全不同,身为主修符卡收集的笔者最庆幸的一点就是ZUN没有把神灵庙的四个机体给拆开,虽然从设定上来说这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如果神灵庙真的也和永夜抄一样有单高速或者单低速机体的话,那么笔者估计会痛苦致死吧,毕竟十二个机体跟四个机体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另一个设定上的相同点在于两作的Ending,相比其他作品中只有good和bad两种Ending的模式,永夜抄中加入了Normal Ending,而神灵庙中加入了True Ending,见到所有Ending的方法也是一样的,那就是先通关一次,再通关第二次。Ending的扩展是为了剧情的需要,这也体现了这两作的设定是多么的丰富而宏大。

对于四面来说,神灵庙和永夜抄一样,拥有四面道中符,这个东西在其他全部作品中都不存在,四面道中一般是酱油角色或者是试探性攻击的地方,只有永夜抄和神灵庙有四面道中符。其中永夜抄比较特殊,严格来说永夜抄只有一个道中,而BOSS战中夹杂了另一个,不过姑且就算是有道中符吧,永夜抄四面是一个有很多种解读方式的地方。然而神灵庙四面则没有,娘娘很明确的飘出来,甩了一张符卡然后又飘走了。四面还有一个相似点值得注意,那就是都是两个人作为BOSS,这点也是非常罕见的,这并不像妖妖梦或者怪绮谈一样,永夜抄是双线流程,而神灵庙中的两个人是主从关系,芳香是作为娘娘的使魔而存在的。

再看游戏系统,如果说我们将妖妖梦和星莲船的系统定义为防御型系统,那么毫无疑问的,永夜抄和神灵庙的系统是攻击型系统。在中弹后到掉残前的特殊系统,玩家可以主动或被动的发动特殊的攻击模式,这个攻击模式拥有傲视一切的巨大攻击力,但是发动的代价则比较巨大。永夜抄中,玩家可以通过决死Bomb来实现特殊攻击,代价是额外消耗一个Bomb,而神灵庙中,玩家可以通过灵界模式来实现特殊攻击,代价则是损失一个残机——这个设定太过于严酷,以至于系统的存在性变得低下甚至被抹杀,因此玩家可以通过主动收集名为“小神灵”的道具,来获得主动释放灵界攻击的权利。如果说决死Bomb是一种特殊的Bomb攻击,那么很显然,灵界攻击就是一种特殊的普通射击。加残方式上,永夜抄和神灵庙均为沿袭了上一作的加残特性,永夜抄和妖妖梦一样都是蓝点数加残,而神灵庙和星莲船一样都是特殊颜色的道具加残。

在高潮之后,整个轮回中所必备的全部内容便准备完成,接下来要看到的,便是所有人物齐聚一堂,共同演绎的超级大戏。

第4.5节:狂欢

作品:东方儚月抄,东方心绮楼

终于到了本文点题的部分了,在神灵庙和求闻口授之后,心绮楼正式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一个正确的理论不仅应该符合过去的所有内容,也应该可以预言未来的内容。由于是小数点作,而且在永夜抄之后也没有所谓的“8.5作”出现,因此我们从此刻起,将把视野放宽到整个东方系列作品的设定,而不仅仅是拘泥于整数作,看看所谓的外传剧情轮回。

儚月抄和心绮楼,乍看之下比上述提到的任何一节都要不靠谱,这两作更加的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剧情上根本是毫无关系,甚至连作品载体都完全不同。要说最容易被人发现的相似点,就是这两作都是之前一个整数作的后传。没错,我们的切入点也就在这里,而且只需要分析心绮楼的剧情,我们就足以看到,这两作足够多的相似点。

儚月抄设定的核心,是八云紫策划的第二次月面战争,在八云紫的缜密规划下,红魔馆、白玉楼和八云家、永远亭,这三家幻想乡在当时最大的势力,与月球公主绵月姐妹之间,勾心斗角的故事。而我用标点分割的三个阵营,恰恰是“红妖永”三作的主要角色们。儚月抄作为漫画,不仅是丰富了前作人物的设定,更主要的是,完成了前面作品中主要角色的一次集体登台亮相,在她们的对话、行动以及心理活动中,我们看到了人物更加丰富多彩的一面,也让幻想乡的舞台得到了扩展。

那么,这和心绮楼又有什么关系呢?心绮楼的核心设定是宗教战争的爆发,三大宗教在人类村落进行拉票大战,而村落中希望的衰落,唆使着主角们进行这些战斗。没错,宗教战争,神灵庙中,芳香那坏掉的脑子里,仍然依稀保留着那场惨烈的宗教战争的片段。是不是很熟悉?当我们把宗教战争这个词,加上一个“第二次”的话,就变成了“第二次宗教战争”。再看看儚月抄,八云紫曾经引发了惨烈的月面战争,大败而归,因此才引发了“第二次月面战争”。这就是心绮楼和儚月抄的相似点。在心绮楼的剧情中,三大宗教恰恰是“风星神”三作的主要角色,而她们之间爆发的以宗教为核心的战斗,引出了更多有关宗教的争论话题,进一步丰富第二章的宗教议题,甚至因为作品的丰富和宏大,承接了尾声的部分作用。而就像心绮楼的英文标题“无望的假面舞会”,这一作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假面舞会,而在这个舞会上展示的,是宗教家们那近乎癫狂的舞蹈。

第5节,尾声

作品:东方花映塚,大空魔术

剧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我们已经迎来了第三次大轮回的开场。由于第二次轮回由心绮楼作为最后的终结,因此这里就来说说花映塚,再进一步分析一下,花映塚和心绮楼的相似之处。

花映塚,东方系列整数作里最为特殊的一作,梦时空的游戏系统,再加上新作中的幻想乡的设定,让这一作的地位变得异常奇特。在这一作中,幻想乡的大框架正式构建完成,彼岸的设定引出了是非曲直厅,正式触及到了“生死”这个人类最久远的话题。而对六十年系统的阐述,则说明了幻想乡的记年方式,以及自然和生态的变化率。花映塚和紫香花,共同承担起了为幻想乡的搭建进行收尾的工作,也为后面作品中宗教的设定,以及其它地点的搭建,创造了最为扎实根本的平台。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花映塚的游戏特色吧,这一独特的游戏系统,开创了很多前作没有出现过的先河,而其中又有一部分东西,顺理成章的被后面的风神录所引用,因此在游戏性上,花映塚起到了无可替代的承接作用。花映塚的正式版中取消了midi音源,而这点在后面的文花帖中得到了发扬,并为风神录开始的第二代win平台游戏系统打下来基础,延续至今。花映塚的四阶段蓄力模式,与后面4.00Power系统完全吻合。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4Power系统恰恰和东方系列中的四个难度有数字上的对应,而从花映塚中展现的场景来看,只有敌方也是4P的时候,敌我双方才能称得上是对等战斗,也就是说,东方系列STG的日常风景就是Lunatic难度,这也是风神录最高难度的解说词“原本的难度”的真正含义。另外,花映塚中的蓄力攻击,其在己方的消弹范围是一个圆环,这点也与风神录的灵击基本一致。永夜抄中的决死符卡成为了符卡规则中昙花一现的特殊模式,而后这种将符卡分级的攻击方式演化成了花映塚中蓄力时间长短的攻击方式。神灵庙中的灵界攻击也成为了这样的东西,在心绮楼中,蓄满人气而发动的强大符卡攻击——Last Word再次登场,成为了灵界攻击的延续。

至于大空魔术,由于CD作的构建意味不强,我们很难找到将大空魔术定位成结局的证据,因为太日常了,虽然说秘封组的构建就是在这些日常的故事中,但是太过日常的故事就无法断定哪里是结尾哪里是过程中。虽然我们从鸟船遗迹和伊奘诺物质的故事中,已经读到了新的CD故事轮回的痕迹,但是我们也只能以这种痕迹作为证据,将大空魔术定位成结局。

至此,东方系列的大部分作品我们都找到了轮回中对应的位置,然而还有一些作品,也是轮回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接下来我们要说的,便是这些穿插其中的额外小品,这些作品不光丰富了游戏的内涵,也让整个东方变得更加精彩。

人间视角的收集家

作品:东方香霖堂,东方铃奈庵

跟随着心绮楼的故事一同问世的,就是东方铃奈庵了。在东方铃奈庵正式发布之前,我还在思索,这一作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展开方式,而当第一话的剧情展示出来之后,我立刻找到了铃奈庵与香霖堂的很多相似点,甚至香霖堂中消耗了很多话才展示出来的东西,在铃奈庵第一话中便快速得到了体现和发挥,甚至给人一种刻意寻找相同点的感觉了。

香霖堂的店长森近霖之助,名字中有一个字和店名相同,香霖堂贩售的是外来世界的“魔法”物品,和普通的杂货屋有很大的不同。霖之助的能力是看到物体就能知道名字的能力,但是虽然知道名字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香霖堂中有一件镇店之宝,那就是草薙剑,而这把剑与雾雨魔理沙有很大的关系。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霖之助的种族是半人半妖,这个设定单独来看没有意义,但是与铃奈庵联系起来看,就显得有意义了。

铃奈庵的店主是本居小铃,名字中的铃字与店名呼应,铃奈庵出租的是禁忌的妖魔书,和普通的租书屋完全不一样。从目前的线索来看,小铃的能力是能够读懂妖魔书的能力,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这一能力应该也有巨大的缺陷,以最新的剧情来看,这一能力的风险,就是可能会导致小铃身份的变化,这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内容,小铃很可能因为这一能力,而改变角色的种族,变成半人半妖甚至完全的妖怪。铃奈庵中的镇店之宝,死灵之书汉字手抄本,是由魔理沙从书架中找到的,并且最后魔理沙也没有把这货弄走。

虽然我们不能以此断定,铃奈庵将和香霖堂一样,是非常平淡的白水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像香霖堂丰富了幻想乡的设定一样,铃奈庵一定也会在第三个大轮回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章节的承接者

作品:东方萃梦想,东方绯想天,东方茨歌仙

如果能够接受上面的分类方式,那么这三作的地位实际上也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对不同章节的衔接地位。这里的衔接,要提到一个隐含的概念,那就是黑历史与现代幻想乡,在设定内涵思想上的根本变革的一代,也就是妖妖梦和永夜抄的差别。

幻想乡真正作为一个地点,作为东方系列故事的发生舞台,是从永夜抄开始的,在那之前,虽然黑历史的第四作名字叫幻想乡,但是这个幻想乡并不是作为一个地点而出现的。在红魔乡中,故事的发生地依然是东之国的山中乐园,此时的设定上还没有博丽大结界的概念,也没有以后幻想乡中,诞生的如此繁多的阵营设定。红魔乡的剧情实际上和黑历史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改变了一个发布平台,多了一个符卡系统而已。之后的妖妖梦也和红魔乡的情况差不多,黑历史也有过前一作的角色作为后一作的自机的情况,这并不是ZUN的新设定。妖妖梦中提到的幻想乡,是ZUN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提到幻想乡这个大的平台,但是后来这个风土记的设定也被ZUN推翻了,只能认为是一种传说罢了。真正完成构建幻想乡设定的,是永夜抄,而影响了这一设定构建的作品,是ZUN与黄昏的第一次合作,东方萃梦想。因此,可以说,萃梦想是ZUN从黑历史状态真正超脱出来,开始构建幻想乡这个平台的作品。这就是萃梦想的承上启下的意义,从零构建幻想乡。

绯想天的作用也是一样的,随着幻想乡的构建告一段落,ZUN开始思考如何能够以更大的内涵来继续创作,此时ZUN选择了以宗教为出发点,开启了第二大章的内容。而绯想天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开发的作品,即扩展了幻想乡的影响范围,又开启了天人这一地位,在求闻口授中,神子作为道教仙人,正是以天人为目标而进行着修行。绯想天也就是幻想乡的构建与宗教构建的交界点,绯想天的地位,实际上是对幻想乡构建的一个补充,是作者对从儚月抄和花映塚中,污秽、生死、寿命以及罪孽的补充设定,归根结底与侘寂相关,这在笔者的另一篇文章中有详细的说明。绯想天在对侘寂以及幻想乡构建的基础上,将话题引向了以天人为开端的宗教篇,则是承上启下的开拓者的地位。

而茨歌仙,以道教的仙人为切入点,逐渐将剧情引向了有关种族变迁的话题,对比茨歌仙来看,虽然没有得到明确,但是茨木华扇的鬼族身份一直成为人们争论的交点,“仙鬼”这一设定,与求闻史纪中仙人的设定相呼应,同时也例证了,无论任何种族,都可以修仙,只要满足相应的要求,便可以达到。信仰并不是人类的专属,命莲寺很好的回答了这个论题,华扇也是一样。而从辉针城和铃奈庵的剧情发展可以看出来,第三章的剧情将会是妖怪这一设定的构建,茨歌仙是宗教与妖怪这两大章节的交界点,以后的剧情也将以这一设定为核心而展开。

主线剧情以外的日常

作品:东方三月精,东方文花帖(漫画),The Grimoire of Marisa,东方非想天则

之所以说这三作是日常,是因为这三作都是贯穿了两个大轮回的故事。三月精的故事一直到东方茨歌仙剧情发展很深了才结束,而文花帖的故事,也随着射命丸文和姬海棠果那持久深入的报道而不断的更新着。这几作都不是指单独的两个作品,而是以此为题的一系列作品,三月精包括了三作漫画、一本短篇小说以及一部游戏,文花帖漫画的内容则包括以书籍为载体的报纸集、以及穿插在两本求闻中的若干报道。对于魔理沙的那本魔法书,笔者感觉是作为和文文新闻相似的东西,是对幻想乡日常的记录,并没有触及到两个篇章的核心内容,因此也将其放到日常的范围内了。

相比另外两个“以角色主观视角观察和记录世界”的作品,三月精有着更多的含义。三月精以妖精的视角,极大地丰富了幻想乡的构建,使得整个幻想乡中的人物设定变得更加丰满,而最后一话中,点题般的提到了灵梦那仙人一般的行动方式,也与第二个大轮回的设定完美融合。灵梦身为神道教的巫女,并没有作为巫女的自觉,而是过着潇洒自由的生活,这种并不刻意的生活方式,却恰好变成了一种“修仙”的过程,但是这其中又没有宗教所必须的“思想”,或者说是信仰。没有这种想法,却不自觉的做到了,没有信仰,却修成了一门宗教,这恐怕就是第二章故事的真正含义——宗教只是载体,不同的宗教可以达到同样的结果,实际上从口授和心绮楼来看,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明,宗教只是哲学,是思考方式,对宗教的追求,是欲望的表现。

非想天则的地位比较奇特,虽然是游戏,但是却是以日常为展示对象的游戏,如果说东方的游戏可以以是否为ZUN单独制作和游戏剧情是否为异变来区分,那么全部作品可以分为四类——ZUN作异变(整数作stg),ZUN作日常(小数作stg),合作异变(萃梦想、绯想天、心绮楼),以及合作日常(非想天则)。与黄昏合作的日常作品,非想天则是目前唯一的一作,非想天则的话题可以说很多,笔者以后会单独写文来进行说明,在这里不再赘述。大家只需要知道,这一作很特殊,是极其特殊的日常作,就够了。

轮回的记录人

作品:文文新闻(东方文花贴(游戏)、DS文花帖),幻想乡缘起(东方求闻史纪,东方求闻口授)

我们先来看看两部文花帖游戏,这两作游戏,实际上是以天狗的视角,来对游戏角色的扩展和总结。文花帖游戏已经囊括了从红魔乡开始一直到星莲船的大部分角色,剩下的角色则很有意思,米斯蒂娅萝蕾拉、骚灵三姐妹以及风见幽香的缺席,让人浮想联翩。虽然不知道是否会在第三部文花帖中与新一代的角色有所互动,但是我相信辉针城中的九十九姐妹以及堀川雷鼓这三个付丧神乐器,不会再寂寞了。

文章的最后,我们一起来看看幻想乡缘起这本旷世奇书。提到这两作,不得不说的一个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稗田阿求。身为稗田家的传承者,阿求有这撰写幻想乡缘起的历史重任。幻想乡缘起,本身就是以阿求的视角,对幻想乡中妖怪的记录与描述,也就是我们在两本求闻中看到的,角色介绍的段落。而求闻史纪和求闻口授真正的内容,是把所有角色介绍给删掉之后,剩下的部分,而这,正代表了两个大轮回的真正内涵。

求闻史纪中,排除掉有关角色的记录之后,剩下的部分是种族介绍,幻想乡地点的介绍,以及命名决斗法案,也就是符卡规则的介绍,而这些总结起来,正是“幻想乡”这个乐园,构成的根本。而求闻口授的内容则更加简单明了,就是宗教三巨头的历史性对话,就像阿求所说的,这是“有关幻想乡的话题”,关乎幻想乡生死的重要命题。稗田阿求作为历史的记录者,利用这两部书,为两个大轮回做了完整的总结。虽然口授发布时宗教的篇章还未结束,但是口授的历史意义已经达到了,接下来要看的,就是口授中提到但是剧情还没有展示出来的那一节,也就是最后的灵梦踢馆篇。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并不出人意料,秦心的登场最终打败了三大宗教,以宗教的顶点,诞生了新的妖怪。

现在,让我们总结一下东方系列发展至今的两个大的篇章。第一章是幻想乡的搭建,随着红魔乡、妖妖梦、萃梦想、永夜抄、儚月抄、花映塚、香霖堂和求闻史纪的剧情展开,吸血鬼、亡灵、鬼族、妖怪、外星人、“那个世界”的住民等等,一一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与之相应的,幻想乡的各种地点、人物的性格和阵营的人际关系等等,也都作为幻想乡的血肉而得以搭建。最后,幻想乡以“人类与妖怪的境界”和“生与死的境界”这两个命题作为终结,完成了第一章的叙述,并且随着绯想天的剧情深入,以及守矢神社的贸然造访,开启了第二章的大门。守矢神社、命莲寺和大祀庙的三大宗教,以及地灵殿、仙界、妖怪之山等等的一一出现,让幻想乡的人类们开始思考,究竟什么才是他们想要的?而这个问题也同样影响着宗教家们,在经过了一番促膝长谈后,结果并没有得到统一。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为了这种东西而争论是毫无意义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殊途同归,无论我们报以怎样的信仰,只要持续保持灵魂的清澈,努力排除自身以及环境的“污秽”,并且接受广泛的思想,就可以达到修行的目的,看到普通人所看不到的,美丽而神奇的新世界。

从茨歌仙中,从宗教向妖怪诞生的过渡,第三大章已经完全开启,以辉针城和铃奈庵的剧情为导向,旧妖怪的复兴和新妖怪的诞生,将会成为接下来的主题。ZUN越来越多的使用了传说故事,以及对付丧神这一类新生妖怪的描述,都说明了,接下来的剧情中,新生的妖怪将会越来越多,接下来的幻想乡,将会更加丰富多彩吧。



  • 猛犸VS天启说道:

    “2011年,也就是幻想乡的第126季,东方神灵庙的故事发生了”这个不对吧?幻想乡这个世界观是在未来世界这个大的世界观的基础下的吧?

    • 封兽鵺的袜子说道:

      我看了一下你的评论,似乎你被二设影响得很深?
      你对幻想乡的理解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影响到故事的时间推断以及各种考据。
      幻想乡所处的就是我们这个世界,而不是未来世界或者平行世界。只是博丽大结界将幻想乡与现实世界隔离了。
      否则在东方的设定中就不会有“阿波罗11号登月”这种事情的发生。

  • 猛犸VS天启说道:

    还有帕琪和蕾米不是从属关系是友人关系吧?

  • 猛犸VS天启说道:

    neet原来是人类。。。也说得过去吧,好像是有个月人是很⑨很⑨很⑨很⑨很⑨很⑨很⑨之前的人类跑到月球上的说法

    • 封兽鵺的袜子说道:

      neet暴露一切啊[。
      不是说法,就是官方设定。
      在《东方儚月抄》中就有提到,大贤者月夜见、永琳等人原本出身地球,后来移民月之都,建立了属于“月之民”的文明。不过后来的月之民就是纯月之民了。

  • 能在有生之年看见楼主的这个帖子.实在是我三生之幸啊.看完楼主的这个帖子之后,我竟感发生出一种无以名之的悲痛感――啊,这么好的帖子,如果将来我再也看不到了,那我该怎么办?那我该怎么办?直到我毫不犹豫的把楼主的这个帖子收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