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魔力的土地下

Mystical Temple.

This content shows Simple View


Tag Archives 考据

随便写点看法,关于旧作设定的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头了。

这回主要是突然想谈谈关于旧作设定在整个东方Project设定体系中的定位的问题。

之前也写过不少各种举ZUN的话,或者分析只言片语来得出结论的类似的东西了,这次就不采取这种方法了。
想看ZUN的各种讲话的请看这里:东方公式资料源 – THBWiki

那么,话也不多说了——(嫌长可以直接拉到最后面)

我觉得旧作和新作的关系不能简单的用一句 有联系 或 没有联系 来描述。
在考虑新作设定的时候,肯定是需要无视旧作的设定的。
但是旧作的内容客观存在,ZUN也并不避讳的会在旧作的的设定中取出一部分作为Neta放到新作中来使用。

有一种观点是『在新的设定体系里面,应当否定旧作设定的存在』,我个人是比较支持这种观点的。
旧作时候的脑洞毫无严谨和设定逻辑可言,是禁不起推敲的,所以实质上应当是将其从趋于完善和严谨的新东方Project设定体系中排除出去的。
有很多人会说『因为ZUN在新作中用了旧作的Neta,所以旧作的设定就完全没作废都在新作里存在着』,我觉得是说不通的。
旧作的设定在客观上是独立于新作而存在的,所以当然可以作为Neta和梗出现在新作里,这是作者自己愿意就可以的事情。否定设定存在 和 作为Neta存在 是不冲突的。
相对的,旧作的设定如若还存在于新作中,会带来大量的冲突和矛盾,乃至于最基本的世界观都无法统一了。旧作中的故事剧情和设定,大多数都无法和新作的基础设定兼容。

在妖妖梦时代,ZUN仍然还会思考旧作和新作之间的关系,自己也无法很好的判定旧作和新作究竟该怎么处理。留也不行,不留也不行。
不过到后来,ZUN也想通了,反正旧作客观存在,自己不论是否定它还是怎么样它,即便让爱好者无视,爱好者也都会去研究,干脆不如自己专心做新作的设定,旧作仅仅只是作为客观存在的东西,想到的时候Neta一下就行了。
因此在之后ZUN为了方便,直接说出了『所有有冲突的设定,都以最新的为准』这种话。
这种对他自己来说非常方便的话。
由于旧作和新作有最根本上的基础设定的巨大差异,因此旧作的设定自然就都变成了废弃的设定。
不需要ZUN去否定还是肯定,仅仅只是因为它和新作的设定有冲突,就自动废弃了。


实际上不仅仅旧作,红魔乡妖妖梦时代的设定也有大量因为和新作品有冲突而被强行作废的。
ZUN越来越想认真制作东方了,想把东方的设定体系构建完整,连思考的不够深或想法不够成熟的红妖永时代的设定都已经有大量被推翻了。
(关于这点,以后有空专门写一篇讲讲红妖永时代都有哪些大设定被废弃或者改变了吧,这里就不细说了)
而完全没有深思过的旧作脑洞,是统一设定体系中最大的障碍,因此旧作的设定只能作为客观存在的梗库而不能作为设定体系的一部分了。


我觉得,一个成体系作品的作者,想要大体上回避自己年轻的时候的脑洞以及过去不成熟时候的设定,但是偶尔还会利用一下,这种心理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也没有任何奇怪之处的。
很多时候反倒是爱好者不近人情了,强行不去理解作者,非要去将所有设定都并排放在一起抠个所以然。

爱好者去研究设定的时候,脱离这个设定产生的年代,不去考虑这个设定产生的时候作者是一个什么状态,不去先分析作者当时的知识面,当时的水平能力,当时的创作思路和想法,而是强行的以知道后面发生了的一切的全局视角去考虑问题,这是非常不正确的。

搞二次创作的时候无所谓,想怎么搞都可以,因为考据和搞二次创作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只要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更改设定,或者完全不按照一设来,那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只要能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就行了。

但是考据不一样,如果想要考据旧作的设定,我觉得,必须先将所有新作从脑子里清理出去,考据一个时代的作品的时候,就不应该去想到那个时代之后才出现的作品里的东西。 考虑旧作的时候,就应该忘记所有新作的内容 。
考据新作也一样,要考虑到作者的观念变迁,而不是一味的鲁莽的统统继承,使用鲁莽的全局视角。
要知道一点,就是十几年前的ZUN,对于东方Project的了解,远没有现在的你我多。
而现在的ZUN,早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ZUN了,各个方面。



关于考据的一些个人看法

以下内容仅为个人观点。

我觉得,很多人误解了某些概念。
先定义一下什么叫一设——ZUN做的设定叫一设。
换句话说,只有ZUN自己做的设定,ZUN明确已经做出的设定才叫一设,一设的来源很广泛,游戏内容、附带文档、出版物、访谈、放送、演讲、投稿等等等等。
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ZUN做的,再宽松一点,即便不是ZUN本人亲自制作,但也至少是ZUN明确监督并认可的。只有这个范围内的才能叫一设。

然后,一个概念就很明确了,考据者对于一设自行分析考据而得出的结论还是不是一设?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帕秋莉对于咲夜的评价 猫度的意义分析

这篇文实际上又是挖坟,下面这段文字,实际上是几年前我与朋友讨论时候我所总结的内容。

不过今天又看到有人询问猫度的事情,这才想起来之前有过讨论,于是翻看了以前的聊天记录(得益于我不删记录的习惯,笑)
总结了一下,就是下面这段文字了。

是谓 强迫症的数字游戏。

Continue reading 



【论证】铃仙名字中的イナバ的最妥翻译是因幡

原文是假名,我们需要翻译成中文,因此先排除不翻译这个选择。

————
好了,上面是废话。

铃仙的名字最后一段是一直有争议的,常见的有 因幡 和 稻叶 两个论点。

实际上,从考据、照应、Neta以及古文参考来讲,应该翻译为因幡而不是稻叶。
在这里我论述一下为什么因幡是最妥当的翻译。

Continue reading 



金阁寺的一块天花板

金阁寺,正式名称鹿苑寺。

因为主建筑 舍利殿外表金色所以叫金阁,而这个寺庙也就被叫做金阁寺。

金阁寺(舍利殿)是一座紧邻镜湖池畔的三层楼阁状建筑,一楼是延续了当初藤原时代样貌的“法水院”(属寝殿造风格,也就是平安时代的贵族建筑风),二楼是镰仓时期的“潮音洞”(一种武家造,意指武士建筑风格),三楼则为中国(唐朝)风格的“究竟顶”(属禅宗佛殿建筑)。寺顶有宝塔状的结构,顶端有只象征吉祥的金凤凰装饰。墙皮外贴满金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