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之生,幽雅之死 ~ 侘寂与禅学

精彩之生,幽雅之死 ~ 侘寂与禅学

作者:星期六上线

校对:seal4051、Atrican

(本文最初发布在梦华录5上,有删改)

前言

东方Project的文化中,被多次提到且被广泛涉及与讨论的一个核心话题,就是人类的生死。无论是前期的生与死的境界、蓬莱之药,还是后来的旧地狱、道教仙人,无不与生死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幻想乡中,生与死是很难界定的,除了有活着和死了一样的蓬莱人,还有死了和活着一样的亡灵。那么,除了所谓的姓名存在法界定生死和身份,生死这个概念,在幻想乡还有什么样的独特含义呢?

实际上,在幻想乡里,有一个角色是可以确实的操纵生死的,相信大家也都熟悉,她就是幽雅的亡灵,西行寺幽幽子。这位居住在白玉楼的大小姐,拥有操纵死亡的能力,她的肉身与西行妖被封印在一起,当西行妖满开时,幽幽子的肉体也会重新进入轮回转世,幽幽子就无法继续作为一个亡灵而存在下去,也正因为如此,东方妖妖梦中西行妖才绝对不可能满开,而正如东方永夜抄中,幽幽子的Last Word一样,她的最强绝招,就是以她的死为代价的,西行寺无余涅槃。

请大家记住这一点,我们后面的讨论中,还会提到这件事的。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妖妖梦中,幽幽子的设定文档。这其中有这样的描述,当西行妖的结界被解开时,幽幽子静止的时间就会止不住的流动起来,永远存在的幽幽子将会重新消逝。永远静止的时间,随着西行妖的开花而被打破,看到这个设定,大家有没有觉得很熟悉?没错,这就是永夜抄中,辉夜对永远亭施加的结界。随着辉夜对永远魔法的解除,永远亭重新有了历史,时间再次得以流动。

今天,我们就以永夜抄中,辉夜的对话开始吧。

【永遠とはそういうこと。ワビの世界よ。(这就是所谓的永远。侘的世界。)】

第一章,侘寂与东方

如果大家玩的是汉化版的东方游戏,那么大家接触到侘寂这个词最直接的地方就是永夜抄中博丽灵梦的符卡中,梦想封印系列里的侘与寂两张卡。这两张符卡分别是集与散的高级形式,从侧面烘托出了,侘和寂给人的直观感受,侘是聚集,寂是扩散。如果只看汉化版,尤其是考据并不充分,汉化并不准确的汉化版的话,我们就很难再在东方中找到这个词了。实际上即使是在日文版中,想要明确的找到侘寂两个汉字,除了这里也再没有一个地方出现了,这无形中也给翻译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实际上,直接提到侘寂的地方,涉及了萃梦想和永夜抄两作,其中永夜抄除了作为符卡的梦想封印系列之外,再有就是前言中提到的,辉夜的对话了。永远的世界,就是侘的世界。

那么侘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词的出处,来自日本的禅学和茶道。如果大家仔细品读东方的各种对话和相关出版物的话就会发现,茶道在东方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最直接的就是,几乎所有东方角色都喝茶。这的确是日本的文化,但这并不仅仅是日本的文化。茶在东方中的意义,远远不止是一种解渴的饮料这么简单。根据在香霖堂中的说明,无论是茶还是酒,甚至包括咖啡烟草之类,嗜好品这种东西,是非常适合用来测量人类或妖怪的心灵尺度的指针。各个嗜好品以是否能够品味,来鉴别其胸怀的深度或感性。一个妖怪是否强大,只要看看她是否精通某种嗜好品就可以了,酒是如此,茶也是一样的道理。

其实仔细比较一下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茶和酒之间的奇特关系了。在宴会中,酒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少女们通过喝酒来享乐,通过酒精的作用,产生奇妙的快感,并且在醉酒状态下达到内心交流的目的。而茶则正好相反,幻想乡的宴会上几乎是不会出现茶的踪影的,喝茶的时间大部分是在日常生活中,看着窗外的雨景,品上一盏香茗,幽雅而闲适,而且茶恰恰又有解酒的功效,更是添加了那么一丝联系。茶的幽雅宁静,与酒的激烈奔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恰恰表现了,侘和寂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中,茶代表了侘,幽雅朴素,闲适凝静,而酒代表了寂,激烈壮美,但又快速消退,留下一地狼藉。

在东方中,绝大多数的人物都会喝酒,但是要说懂酒的人却屈指可数。同样的,几乎所有的角色都会喝茶,但是却鲜有人懂茶。今天我们不谈大家耳熟能详的酒文化,来聊聊作为日本以外国家的人所不懂的日本茶道。幻想乡之中,我们能够查询到的内容里,最精通茶道的人既不是每天喝清茶的灵梦,也不是以红茶作为饮料的蕾米莉亚,而是香霖堂的店主,森近霖之助,当灵梦和魔理沙因为窗外下雨而无法赏樱的时候,霖之助为她们泡了盐渍樱茶,这是一种非常幽雅的茶,只有精通茶艺的人才能准备出这样特殊的茶。是的,幽雅这个词不仅可以用在幽幽子身上,也可以用在霖之助身上。

实际上,以幽雅而闻名的幽幽子,也是一位精通茶艺的角色。在整个萃梦想的宴会骚动中,只有幽幽子是完全看透了萃香的行动,也只有幽幽子成功的以自己的方式迫使萃香现身,而其他角色都是通过紫的境界转换来见到萃香的。而幽幽子的方法,就是通过对茶的阐述和侘寂的禅学,以此让萃香现身的。茶香之所以会飘散变淡,就是岁月流逝的痕迹,也就是寂的作用,而飘散的茶香虽然变淡了,实际上却并没有消失,而是以极其广阔的方式笼罩着整个空间,那么只要让茶香重新收集起来,就可以一并让笼罩幻想乡的妖雾也变回本来面目,这就是幽幽子的策略。虽然最后是幽幽子请紫进行的这最后一步的操作,但是幽幽子是唯一一个点出了这个原理的人。

可能有朋友会说,这只是一个单独的例子,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笔者这里要强调的是,当我们用禅学的眼光来观察幽幽子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们绝对会打开认识东方的一扇新的大门。在萃梦想中,幽幽子不仅解释了侘寂的内涵,也为我们带出了一个新的概念,那就是侘寂的范围。茶香会飘散,但是如果茶香飘而不散,就会慢慢笼罩整个地区,到那时整个冥界都会被茶香所笼罩。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因为冥界是侘的世界,在侘的世界里,茶香的飘出并不会变淡,而是以一种幽雅而朴素的方式,永远的留存下去。

第二章,生者必灭之理

冥界就是这样的一个侘的世界,茶香会变得稀薄,但是却不会消失,如果消失了,就是寂的世界了。冥界是没有寂的,所以茶香不会消失,只会始终不断的扩散。所谓的寂就是时间流逝的作用,对于茶来说,寂会让茶香慢慢消失,对于人来说,寂则是带给人寿命的原因。由于寂的作用,生命会慢慢老去,直到最后归于尘土。如果对东方的设定熟悉的话,我想大家一定会想到另一个概念,也是与寿命有关的,这个概念就是污秽了。

提到污秽,就不能不说月都上的月球人,还有永远亭里的永琳和辉夜。按照月球人自己的说法,月之都是拒绝污秽的,因为污秽会带来寿命,也正因为如此,会带来污秽的蓬莱之药被列为禁药,而制作了蓬莱之药的辉夜则被定为永远的罪人。这个说法的真伪我们稍后再谈,首先可以确认的是,月都是个大致上可以认为没有污秽的世界。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月球人还是会因为战争和疾病而死去,而这都不是岁月的流逝,也就是因为年老而死去的。寂不会直接导致死亡,但是寂会给人带来寿命,而寿命会给人带来死亡。死后的世界是侘的世界,而侘则是永恒的,因此死后的世界就会拒绝变化,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月球人在一开始实际上只是普通的地上人,他们通过概率传送,也就是神隐的方法,到达了无垢的月面,从此获得永远的生命。月球人把会带来寿命的东西称作污秽,而另一方面,寂也会带来寿命,那么污秽和寂又是什么关系呢?按照东方里的说法,那就是,污秽是寂的具现。就像妖精是大自然的具现,幽灵是人气质的具现一样,污秽就是寂的具现。寂是侘的反面,也就是说,没有污秽的世界,就是侘的世界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拒绝污秽的月之都,实际上就像是同样没有寂的冥界一样,也正因为如此,作为冥界居民的妖梦和幽幽子才会潜入月都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而没有被月之民高层发现,从而成功偷到酒,返回地面。

月之都处在月球背面的结界里,这是一个拒绝污秽的世界,按照刚才的分析,换一个理解方式的话,就可以认为月之都是类似冥界的存在,而荒芜沉寂的月海,就像它所面对的污秽的地上一样,是现实的世界。我们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的科学探测卫星绕到月背之后,看到的也只是更多的陨石坑和更荒芜的月面,说好的月兔呢?极乐的月之都呢?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们的误解,我们作为现实世界中生活的人,会自然而然的认为,幻想乡的月球和我们抬头看到的月球一样,真的是一个球体。但是如果将幻想乡的月球看成是一个平面,又会如何呢?是的,幻想乡的月球就是这样的设定,那只不过是悬挂在空中的一张银白色的圆片罢了,纸片是可以分为正反两面的,而球体则只有一个面,因此我们才无法找到潜藏于背面的月之都。月面的结界并不仅仅是让人无法到达的屏障,更多意义上的,还是人心里的阻碍。

但是认识到这一点的话,我们依然是无法到达月面,因为只有在幻想的前提下才能认为月球是一个圆片,而如此幻想的我们,是无法通过幻想的方法来到达月面的。这也就是永琳在儚月抄中对帕秋丽说的,认同外界的知识,地月的距离也就会是外界认为的距离了。月之民正是以这样的方法来保证污秽的地上人不会沾染到无垢的月之都。月之民的确很害怕污秽,绵月依姬在与灵梦的战斗中,砍碎了灵梦随手扔出的大祸津日神的灾厄,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月球就会和地球一样,沾染到岁月的痕迹而变得拥有寿命。因此灵梦以污秽为弹幕,向依姬发动攻击,依姬只能将每一个弹幕都砍碎,并最终召唤伊豆能卖命来净化掉所有的污秽。

在2013年的冬天,大范围的雾霾袭击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雾霾严重威胁人们的身体健康,因此我们建立了很多的雾霾监控机制,并且试图以各种方法减少雾霾的发生。既然污秽是这样一种被月之民广泛恐惧的东西,那么理所应当的,月之都也会有一些方法来监控污秽。寂是不能被监控的,因为寂是一种状态,而污秽是寂的具象化,因此污秽可以监控。实际上,所谓的蓬莱玉枝,就是起到这样一种作用的道具。我们对蓬莱玉枝的认识仅仅在于,这是一种长在月亮上的神宝,是辉夜考验求婚者的难题。而按照儚月抄的设定,这种东西在月球上随处可见,而且是以枯树枝的样子生长在月都里。当蓬莱玉枝被交给污秽的地上君主时,君主满身的污秽立刻让蓬莱玉枝生长出美丽的七色果实。污秽会让蓬莱玉枝开花结果,那么随处可见的蓬莱玉枝就自然而然的担负起了监控污秽的作用。当污秽进入月之都时,蓬莱玉枝就会结果,这样月之民就发现污秽的入侵了。这就是月之都对污秽的监控方式。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证明,污秽会让事物沾染岁月的痕迹这一点。寂会带来岁月的痕迹,也就会让蓬莱玉枝生长结果。但是即使辉夜到达了地上,并且解除了永远的魔法,她所携带的蓬莱玉枝也依然没有结果,这就说明,服下了蓬莱之药的辉夜,并没有因为解除了永远的魔法而瞬间充满污秽。这点和月之都的说法是非常矛盾的,因为按照设定,蓬莱之药被列为禁药的原因,就是因为会让人沾满污秽。但是辉夜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个说法是错误的。蓬莱之药的作用,仅仅是让人获得永生,而并不会让污秽喷涌出来。茶香会从茶水中散发出来,如果没有寂,那么茶香就会无限的飘散下去,直到整个空间里充满茶香为止。

当然了,冥界这个侘的世界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在那之前,幽幽子就把茶喝掉了。但是请想一想,一杯白开水,即使放置再久,也不可能飘出茶香,白开水不会因为变成了永远而散发出茶香来。蓬莱之药就是这样,污秽的地上人服用了蓬莱之药,就会永远无尽的散发出污秽,这就变成了可怕的污秽制造机,周围的一切都会因为这浓烈的污秽而染上寿命。但是纯净的月人,即使服用了蓬莱之药,也不会产生出新的污秽,因此蓬莱玉枝也就不会结果,周围的一切也不会染上寿命。

辉夜是操纵永远与须臾的月人,她的能力,实际上就是操纵侘与寂的能力。在永夜异变中,辉夜最后以须臾的力量打破了自机们制作的永夜,最终让幻想乡迎来光明,这就是永夜返。永夜返这一系列的符卡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全部都是以辉夜为中心,向外喷发的弹幕,这种弹幕在永夜抄中并不是只有这一个地方出现了,而另一个弹幕,恰恰就是灵梦的梦想封印 寂。这并不是巧合,或者是ZUN随意制作的,而是有实实在在的意义。寂的表现特征之一就是扩散,圆环状的密集弹幕,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出现缝隙,这种变化本身就是时间带给弹幕的变化,也就是岁月的痕迹。在永夜抄的符卡说明中提到,自机的永夜之术对辉夜是非常危险的东西,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自机设定的永远,并非侘导致的永远,而是充满了污秽的永远,这给辉夜的能力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本来是纯净的永远,一旦沾染了污秽,那么永远也将不复存在了。

在永夜抄中,八个自机里只有一个人识破了永远的能力,这就是幽幽子。宝珠欠损一点就毫无价值了,因为那样就不再完整了,但是受损的宝珠只要滚动起来,就又变得完美的珠子了,这就是永远,是侘的世界。宝珠的缺损是岁月的痕迹,但是岁月的痕迹可以被遮掩,这就是侘。这段描述非常难懂,因为生活在寂的世界的我们,无法理解侘的现象,但是如果把宝珠想象成一个不会被刺破的橡皮气球,应该会好理解的多吧。我们从气球的表面按下去,气球因为手指的作用而凹陷,但是当我们松手的时候,气球又会弹回来恢复原状。气球和宝珠相比一文不名,在寂的世界中,宝珠正是因为其不可恢复的特性而充满了价值,但是在侘的世界中,宝珠根本不会破损,因为是永远不变的,那样的话,宝珠也就是不值一提的了。死后的世界是极乐世界,正是因为人类不会再死亡一次了,宝贵的生命可以获得永远,那生命还是宝贵的吗?如果对生存的欲望都断绝了,那么实际上也是迎来永生的时刻吧。

在东方神灵庙中,神子说妖梦缺少对生的追求和死的向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妖梦是生活在冥界的人类,冥界是侘的世界,是纯净而无垢的世界,因此生活在此的妖梦几乎不会沾染上污秽,自然也就对生死抱以无所谓的态度。但是妖梦在幻想乡的时间也并不短,她依然有机会暴露在寂之中,沾染上污秽,从而获得寿命。但是终究妖梦一定比普通的人类活的更长久,这就是冥界的生活带给妖梦的生命。生者必灭,这是幽幽子的符卡,也是自然规律。但是生者为什么必灭?为什么生存一定会死亡?答案其实很简单,生存会导致寂,寂会带来寿命,寿命到了人就会死亡。从生到死,是经历了这样三个过程的。那么实际上,想要到达不老不死的状态,只需要打断这三个过程的其中之一就可以了。月之民就是通过让活着也不会产生寂,来达到不死;蓬莱之药是让寂不会产生寿命的变化,以此来完成不死;而仙人修仙,则是让自己寿命到了也可以不死,此时就会有地狱的鬼神长来索命,但是只要打败了鬼神长就可以继续活下去。

仙人在长时间的生活中,如果有大彻大悟的一天,那么仙人就会变成天人,升入天界。天界和月都还有冥界一样,也是侘的世界,所以天界的住民可以永生不死。天子就是这样的存在,但是她并没有经过大彻大悟,自身的寂并没有消耗完结,因此天子还是会散发出寂。这让其他天人感到非常不愉快,因为天子会影响天界的侘,最终让天界也沾染到地上的寂,变成不再洁净的世界。在绯想天骚动中,天子收集气质来改变天气,然后通过气质的云雾来引发地震,制造异变来吸引地上人跟她玩弹幕游戏。结果因为她收集的方法很粗陋,引来了能够操纵密度的萃香。萃香对天界的生活感到快乐,从而一直住了下去,和幽幽子在月都生活了一个月一样,萃香也一直在天界住到骚动结束。就像萃梦想中幽幽子的描述一样,能够操纵密度的萃香,也是可以通过对聚集和扩散的操纵,来调整侘寂,以此来降低其他天人对她的反感,而且她在天界所作的一切,也一直是帮助天子收集气质,并没有扩散的过程,因此并没有引入寂,这样也就不会改变天界的平衡了。

第三章,生命之罪,最终审判

读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总结出来,哪些地方是侘的世界,哪些地方是寂的世界呢?冥界、天界、月都、永远亭,这些地方都拒绝着变化,虽然时间并没有停止,但是却一直保持着没有变化的状态,这样的地区就是侘的世界。相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了变化,岁月能够留下痕迹,这样的地区就是寂的世界。这就是侘和寂在时间和变化上的差别,也就是从寂的含义上进行解读的。那么从侘的角度来说又会如何呢?侘是朴素幽雅,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说法,所谓的侘就是诗人平淡简单的生活。文人雅客会以嶙峋的怪石为美,品茶焚香,抚琴作画,无不简单而幽雅,这种淡雅庄重的美,就是侘。在儚月抄小说中,丰姬也感慨到,月面上春天的温暖、夏日的活力、秋天的丰收、冬日的寂静全都具备,这里说的冬日的寂静之美,就是侘的魅力。

相对的,寂就是生命的色彩,春种秋收,时光荏苒。古旧的青铜器上会沾染上铜绿,母亲的额头会慢慢长出银丝,时光的雕琢,让本来光鲜亮丽的事物变得古朴,并且最终变得衰败,这就是寂的作用。与侘相同的是,寂同样是美好的,在无垢的辉夜眼中,月都的朴素是美好而值得向往的,但是在灵梦眼中,向往更奢华的生活是人类的天性,如果连心都腐烂了的话,那么生存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寂就是人类生存的欲望,精彩的活着,战胜敌人成就自我,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历练才能达成的,因此寂虽然美好,但是依然是一步步迈向毁灭的进程,生者必灭。更重要的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寂是会扩散的,与世无争不会给其他人带来影响,而精彩的斗争和破坏则会让其他人也沾染上戾气,这样就导致了寂的扩散。这就意味着,生存是一种罪。

活着是罪,并不是说活着本身就是罪,而是因为活着会产生寂,寂会导致自己和别人都藉此而被寿命所困扰,因此是生存本身导致了其他生物的受害,这才是罪的来源。因此以吃霞为生的仙人并不会被鬼神长追杀,而以取乐和伤害他人为行动目标的霍青娥,则会被鬼神长追杀。青娥和妹红不同,虽然都是以活着的形态在世间生存了千年的时间,但是妹红主动进入山林隐居,虽然全身都是污秽但是却努力避免影响别人,因此不会发生什么。而青娥娘娘不一样,她生存的目的就是在人类之中为所欲为,以不死的身体在人类中扩散着寂,影响人的寿命,这样的人当然会被视为是罪人,招致鬼神长的攻击。

实际上,虽然姑且认为寂是罪,但是寂只是导致了寿命,而寂的扩散才是罪。在幻想乡中,红魔馆以生活华丽奢侈著称,但是红魔馆只是自成一体,很少影响馆外的世界,因此红魔馆并不会被追究责任。一方面这是咲夜的功劳,让寂得以在馆内扩散,无法逃出馆外,另一方面,当蕾米莉亚释放红雾笼罩幻想乡的时候,这巨大异变被灵梦给解决掉了,也让蕾米知道了对寂的惩罚吧。灵梦的职责是惩罚制造异变的妖怪,当妖怪袭击人类的时候,就意味着妖怪给人类带来了寂,这样的罪就要由以灵梦为首的人类们来解决。

幻想乡的人类们由于活的时间太少,因此无法理解侘寂的存在,即使是妖梦也难以对侘寂有所理解,因此才会被精通侘寂的幽幽子给耍的团团转。灵梦虽然保守而拒绝变化,但是这只是灵梦的性格所致。灵梦的确是几乎没有污秽的人类,否则她也不会被容忍带入月之都那么久,但是这也并不能说明灵梦懂得侘寂。魔理沙的情况有些复杂,一方面她居住的魔法之森拒绝着人类,常年不断的瘴气和阴暗的森林,让人望而却步,另一方面魔理沙却认为魔法之森是活着的,每天的森林都会长出新的蘑菇,这是存在变化的表现,魔法之森实际上是在寂的幻想乡之中,少有的侘的场地,当魔理沙认识到魔法之森的侘时,她大概也就会成功获得不老不死的力量吧。

在幻想乡中还有不少地方也和魔法之森类似,也就是虽然组成地点的成分不断的变化着,但是地点本身是保持着一定的存在的。人类的村落里居住的是普通的人类,他们生老病死,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村落本身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而衰败,甚至也不会有某种成长,这也是侘的表现。这里想特别提一下的是星莲船骚动中出现的魔界和法界,幻想乡和魔界之间有浓厚的瘴气阻隔,因此算是另一片天地了。魔界里的妖怪强大而众多,每天都是喧闹而嘈杂的,这样的世界不可能是侘的世界,而法界则是被封印在结界之中,虚无而黑暗的世界。在这片世界中只有圣白莲一个人,而且她还是妖怪之身不会死去,自然是侘的存在。

寂是生存的象征,侘是死亡的象征,生存短暂而激烈,死亡长久而沉默。生与死的话题,在东方里还会持续下去,而死后的世界,则让人心怀敬畏。人死之后会经历哪些过程呢?首先,人的灵魂将会从身体中解脱出来,身体将会腐朽消失,而灵魂则通过三途川,前往彼岸接受审判,之后会根据罪的大小,前往天界、冥界或者地狱。去了天界的人会作为天人永远的生存在那里,去了冥界的人就会转世投胎,然后变成新的生命,去了地狱的话则会在地狱鬼的刑法之下赎罪,然后以蝉的形态回到地面,再重新获得生命,这就是幻想乡里人类生命轮回的历程。

这里的罪并非是罪恶,而是活着本身,准确的说,是如前文所说的,自己的寂对他人的影响。现实世界的罪有法官来审判,死者生前的评价被反映在死后获得的纸钱上,这些纸钱被渡河的死神收取,然后以此来判断死者的功绩,好人会很快渡过河,坏人则要忍受死神的说教,甚至被死神踢下水,被三途河中的鱼类吃掉。到达彼岸的灵魂,已经和活着时候的人生功绩无关了,阎魔要审判的罪,是寂的罪孽。寂会导致人寿命的增加,到达寿命的极限就会死去,这样的人,一生中的寂全部发散完了,就会有无数其他的生命因此受到影响,因此只能普通的被判处有罪,进入冥界。如果是保持克制,一生之中并不是因为自身的寂,而是被周围的寂所影响而死的话,那么这样的人全身便没有罪,那么便可以进入天界,荣升天人。而如果存活的时间过长,使用了手段让自己即使在寂的影响下也不会死,同时还以更多的寂来影响他人,那么这样的人就是罪孽深重之人,这样的人死去就会堕入地狱,如果不死,也会有鬼神长来追杀。这就是为什么,活的久了的人就是罪人。

当然,地狱本身是侘的存在,但是地狱里的犯人,都是阎魔无法完全消除寂的人,只能背送到地狱,接受进一步的处理,让全身的寂得以去除。因此地狱就变成了一种可怕的存在,它无限的收集着罪人的寂,然后再向外发散出去。地狱处在地下的最深层,在地灵殿中甚至可以认为是地心的位置,在这个位置释放的巨大的寂,一层层向外扩散,经过地上,再延伸到相对纯净的冥界,天人居住的天界,乃至无垢的月面和拒绝污秽的月背都市,由地底向高空,是一个寂的浓度由高向低的过渡,这也正好符合了,污秽的地球向外一步步散发着寂的形象吧。旧地狱已经被废除了,那里只剩下了古明地姐妹和宠物们,能够不被地上影响的生活着。地狱没有了罪人的寂,就变成了侘的世界,所以旧地狱才能继续朴素的存在下去。反过来说,被温泉喷出地下的命莲寺众,大概也会重新沾染地上的寂,而发生变化吧。

第四章,沉醉之生,梦幻之死

还记得我们开始时说的幽幽子吗,幽幽子可以操作死亡,这样的能力对于冥界的管理者来说实在是很合适。不过幽幽子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一直读到这里的各位,想必已经想到了吧,没错,那就是操纵侘寂。在香霖堂中,幽幽子有一个隐蔽的设定,就是可以点燃人魂灯,这是一种以人魂为燃料,可以吸引幽灵的道具,即使有建筑物阻挡,幽灵也可以看到人魂的灯光,从而聚集起来。人魂就是人的灵魂,幽幽子可以点燃人魂,也就是说明了幽幽子的能力,是点燃人的灵魂的力量。灵魂被烧完的人,就变成了一具空壳,自然也就是死去了。而地上人类的灵魂,是寂的存在,点燃灵魂来发光,实际上就是让寂大量的散发出来,亮光实际上是副产品,寂的爆发才是重点。而幽灵是侘的,看到寂的爆发自然会被吸引到一起,因为即使是幽灵,对于寂的渴望也依然是毫不逊色的。这也就是幽幽子的能力,让灵魂的寂爆发出来,从而让身体失去灵魂而死。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幽幽子的能力对蓬莱人无效。在永夜抄幽冥组与妹红的对话中,幽幽子以极端厌恶的语气告诫妖梦,千万不能碰,否则会被那一身的诅咒而污染,而且幽幽子的法术对妹红无效。如果认为幽幽子的能力是让灵魂的寂爆发,以此来蒸发灵魂,那么妹红那无限喷发着寂的灵魂,永远也不会燃尽生命的光辉,反而会将整个世界染上无穷无尽的污秽吧。这也是为什么,幽幽子不想在冥界以能力杀死永琳,因为以能力杀人所喷发的寂,会污染无垢的冥界。当然最后幽幽子也知道了,吃了蓬莱之药的永琳是杀不死的,幽幽子的天敌,因为蓬莱人最终的污秽无法散光,而这也会让幽幽子沾上污秽,从而破了侘之身,造成无法挽回的麻烦吧。

幽幽子不能杀死妹红,也不能在冥界杀死人类,同样的理由也可以放到月都,放到一直被幽闭的嫦娥身上。吃了蓬莱之药的嫦娥,飞到了月球之后,会发生什么呢?一个污秽的地上人,却无法停止地散发着有害的寂,这给无垢的月球带来的是毁灭性的打击,而且当月人准备以杀死嫦娥的方法阻止污秽的爆发时,她们却惊恐的发现,吃了蓬莱之药的嫦娥是无法被杀死的。这已经能够解释,为什么月人将蓬莱之药视为禁药了吧,无尽爆发的寂,无法逆转的寿命,这给千辛万苦来到月球,舍弃了寿命的月人带来的打击必将是毁灭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嫦娥不得不被永远幽禁,因为如果将她放出来,将会给无垢的月球带来巨大的伤害。至于月兔为什么要以捣药的方法来替嫦娥赎罪,我想,大概是象征着拯救生命的药,可以对抗污秽的寂,可以对抗岁月的痕迹,治疗污秽所带来的伤害吧。这恐怕也是堪称东方最强超级大BOSS的永琳,对外宣传制药的能力的原因吧。这不是普通的药,而是可以治疗污秽,抵抗岁月痕迹的侘之药吧。

既然提到了永琳,那么就顺便提一个隐含的设定吧。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月都是拒绝污秽的存在,但是既然活着,污秽就难以避免,无论是月兔还是月人都一样,另一方面来说,既然有监控污秽的蓬莱玉枝的存在,那就必然会有对抗污秽的方法。在永琳离开月都之后,绵月依姬的伊豆能卖命可以净化污秽,从而抵抗污秽的影响。那么永琳作为依姬的师傅,她又如何对抗污秽呢?在儚月抄小说中提到过一个细节,那就是水江浦岛子的玉匣。当浦岛太郎在月都沉睡了三百年之后,他回到地面时并没有生长,这就是无垢的月都对污秽之人的保护。然而当他打开玉匣之后,他瞬间变成了一步也不能动的衰老之躯,身体跨越时间的急速衰老,就像是永夜抄中辉夜使用的永夜返一样,让时间快速流逝,并且作用在人的身上。我想,这玉匣之中所放着的,正是高浓度的污秽,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人的身体快速衰老下去。永琳正是拥有着能够操纵这些污秽的能力,她自然可以把污秽收集起来放好,并且以此保持月都的无垢性。浓缩污秽的强大力量能够让水江浦岛子迅速变成老人,也自然能够让接触了妹红身上污秽的亡灵脱离侘的状态,幽幽子因此才无比厌恶妹红,就像月都人无比害怕嫦娥一样。

幽幽子自然是懂得侘寂的,春雪异变时,幽幽子将象征生命的樱花花瓣比作春天的程度,由妖梦收集到冥界,从而导致了春雪的降临。象征死亡和朴素的冬天持续不断,让整个幻想乡被侘所笼罩,而之后,幽幽子将樱花花瓣重新撒向幻想乡,就是让寂的现象重回幻想乡,让轮回得以延续。在幻想乡,樱花是春天的象征,是生命开始的步伐。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奇怪,在幻想乡,樱花还有另一个特殊的代表,那就是西行妖,这个以人的生命为养料的妖怪樱树。由于幽幽子的父亲,西行法师,在樱花树下去世,前来追随这位伟人的人越来越多,导致西行妖也有了妖力,变成了无法控制的强大存在。能够操纵死灵的少女幽幽子,最终在樱树下自尽,以此将西行妖彻底封印起来,并最终一并进入了冥界。从此,幽冥的幽幽子获得了操纵死亡的能力,而西行妖也变成了枯树,再也没有完全开放过。

西行妖是个传奇的妖怪,连八云紫也坦承,在面对西行妖时自己的力量什么也做不到。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妖怪,却被幽幽子的尸体所封印至今。幽幽子的方法很简单,和辉夜一样,幽幽子所居住的冥界,也是侘的环境,侘拒绝变化,因此幽幽子的尸体可以保持不腐,而西行妖也一直保持着枯树的状态。和樱花相对,幽灵是象征着死亡的存在,幽灵即是侘,所以在花映塚时,充满了整个幻想乡的大规模幽灵,让幻想乡的鲜花全部开放了,即使是被剪断的花也都开放了,这可不是正常的现象。然而花映塚时却没有什么大妖怪来解决异变,因为对她们来说,这只不过是自然的一部分而已,只有短寿的人类会对此感到吃惊。

被剪断的花还能开花,这在现实世界中就像是塑料假花了,假花是人类制作的道具,是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的,几乎没有寂的状态,也就是侘的状态了。在东方紫香花的同人创作漫画中,有连续的两话是与妖梦剑上的秋樱有关的。在永远的秋樱一话中,妖梦捡到了颜色较深的秋樱,在幽幽子的眼里,这秋樱没有生命的痕迹,这点在八云紫那里得到了证实,是外界制造的假花,永恒的存在,却没有生命,就像住在冥界的亡灵和幽灵一样。而在遇见秋樱一话中,妖梦讲述了她在秋天看到樱花的田野时,那种感动的神情。是樱花,又不是樱花,这就是秋樱,是人类又不是人类,这就是妖梦吧。因此妖梦折了一枝秋樱,别在了剑鞘上,在这之后,妖梦又将捡到的秋樱假花别到了剑鞘上,并且一直到神灵庙的出场时,我们依然能见到这两枝花的存在。是人类又不是人类的妖梦,两枝秋樱,一枝象征着生命的真秋樱,一枝象征永恒的假秋樱,妖梦就是这样,侘和寂自成一体的存在。

在香霖堂中,霖之助在无名墓捡回了两根人的右臂骨,灵梦看不到其上有灵魂的痕迹,霖之助也完全看不到上面有岁月的痕迹。这个骨头,实际上是外界人类通过克隆技术制作的人造假肢,当然了这个科技比我们能看到的假肢要更高科技,是实实在在的肢体而不是机械的仿生道具,因此才会被霖之助误会吧。一个现象的出现,可能是由寂而出现的生命的自然现象,也有可能是侘而出现的纯粹的人工现象。侘是没有生命流逝的世界,就像卯酉东海道里,梅莉和莲子乘坐广重铁路时,观看的全景荧幕吧。完全制作的动画,即使再美丽,没有人工的痕迹,梅莉也并不喜欢吧。如梅莉所说,地上的富士山也许并不如此美丽,但她仍然是更喜欢真实的事物。因为岁月的痕迹,事物不再美丽,但是正是那岁月的痕迹,才是世俗污秽的地上普通人喜欢的东西。而那些超脱世俗独善其身的人类,经过艰苦的修行,方能修仙成佛,流芳千古吧。

其实修行的本意又是什么呢?在外人看来,遵守清规戒律,超然世俗之外,既是对欲望的约束,又是对生命的尊重。不过说到底,这只不过是试图减少寂的发生,努力洗去满身的污秽,试图达到仙佛的境界罢了。吃霞的仙人是为了减少对生命的影响,戒酒的僧侣是为了防止对心性的扰乱。只有凡人才能看到世间的美,而对尘世毫无眷恋之人,才能到达大善的境界吧。不过这也是不能进入天界的,天界是幻想,这无论如何都是我们无法实现的。

而对我们来说,侘又在哪里呢?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平日每天都在接触的虚拟世界,网络。相信自称二次元众的各位,都会徜徉于网络世界的信息洪流吧。无论是最新的咨询新闻,还是即时更新的新番动漫,资源周边,每一个人都尽情享受科技发达的今天的美好。但是网络上也不是应有尽有,我们可以靠网络做再多的事,那些庸俗琐碎的日常之事,柴米油盐,网络是无法带来的。就像我们可以向往极乐世界的美好,向往乐园般的幻想乡,但我们终究无法穿越常识的结界,无法穿越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境界,无法穿越生与死的境界一样,生活在寂的人间的我们,终究是无法完全进入侘的境界,感受那超越一切梦幻的世界吧。生命如酒,激烈而短暂,死亡如茶,纯净而寂寥。ZUN是一个爱酒之人,这不是逃避生活的酗酒,而是幻想的源泉。网络上有虚拟的梦幻,却不及那清晨温暖的阳光,我们应该热爱这美好的人生,抽出时间享受岁月带来的美丽,终究,那全无污秽的虚幻美好,是连幻想乡都无法承载的,最终极的幻想罢了。

后记

大家好,不管是不是初次见面,我是星期六上线。能够一直读到这里,不知道会不会给各位带来困扰呢?生死的话题,不论放在什么情境下都会让人感到沉重吧,在思考这个话题时我也在担忧,会不会有人因为这篇文章而对生命感到迷惘呢?生命是美好的,任何比生命还美好的极乐,要么是对人生感到失望的失意之人的空想,要么是对虚幻本身感到向往的沉迷之人的妄想吧。连妖怪乐园的幻想乡也是寂的世界,连八云紫本身也向往污秽的世界,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对侘的世界感到向往呢?沉迷网络的人是虚幻的人,在看过这篇文章之后,去向父母问声好吧,那是你生命之中真正的美好。

创作本文的时候,在下也与一些好友进行了有意无意的交流,观点也是不尽相同。如果各位对文章的内容有哪些地方不理解,或者有自己的看法的话,欢迎表达出自己的看法,互相交流才能共同进步,期待各位的回应,那么我们下次再见。



  • 刃環说道:

    好喜歡這一篇。敘述了生死侘寂的界線以及各自帶來的生命之美、永恆之美。
    幾千幾萬字不知不覺就看完了,也瞭解到了幻想鄉中除酒之外的茶的意涵。
    也許讀完的當下,我無法對於這樣的美,究竟該是朝向短暫的色彩綻放,還是長久而平靜的追求。
    不過這些也會成為我的記憶,為我的人生帶些或多或少的改變吧。
    幻想是美好的,同樣真實也有著自身的美,如今接觸了幻想與真實的我,我們,應當就是身在這其中的,無比幸福之人哪。

  • outlookxp说道:

    很喜歡這篇的分析。

  • WHUXGA说道:

    我并不认为这篇分析十分准确,有些诡辩的痕迹

    你在说的更像是在发扬并赞赏一种哲学观点

    而我无法不去不赞同 哲学没有任何权威的这一观念

    当然 我并不是在批评你 同为东方同好我对你所写的充满感动与激情 还带了许多的思考 这不是谎言

    我想你现在一定没上大学,你的观点多多少少带点主观,特别是将现实世界和幻想乡世界的不同进行辨别的方法从本身就是错的 ,现实世界的任何事物背后都有起因和结果,幻想乡更像是把现实世界的本质所展示出来的世界,或者称为形而上学的世界,我是这么认为的。

    哲学和科学背道而驰 希望你能在其中寻找到平衡。

    • 星期六上线说道:

      很遗憾我大学学的是化学,不是哲学,而且我写这篇的时候已经拿到毕业证了。我并不想把幻想乡与现实进行辨别,我只想把其他人说过的话和zun说过的话进行辨别,你可以说zun引用了别人的话,也可以说zun的某句话是从别人那里改编的,但是zun说的就是zun说的,zun没说的别人说了也没用,这是我想要区别的东西。

  • Senjans说道:

    这篇的论点可能有点问题,污秽的概念在原设中是存在的,但是诧寂的概念只能说ZUN有参考,是否与污秽有直接联系,比如是污秽->寂->寿命,还是污秽->寿命,我想这很难讲吧。至于最后诧寂的原理,就更只能说是作者的推测了,不过光是作为论述污秽的讨论来看这篇还是很有价值的,祝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