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魔力的土地下

Mystical Temple.

This content shows Simple View


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5

【随笔】关于东方等作品的文化性,以及对待思考应有的态度

​这篇是晚饭后散步的时候看到某贴有感然后用手机打的,因为是想到哪儿打到哪儿,所以内容有点随意请注意。
————————

实际上东方Project作为一个文化现象,其范围和深度已经远超过原作者本身了。
因此分析东方Project对于人与事物的影响,剖析其社会价值,远不应局限在作者身上。
不能以作者有无想到,来判断东方Project有无此种影响,有无这些内涵,有无导致某些社会现象。

举几个例子,
比如东方警察现象,是东方Project文化现象中,一个非常有名且典型的衍生现象。
然而此种现象,并非是原作者zun引发的,也不是原作者zun促成的。
因此分析东方警察,就不能局限在zun有没有想到,有没有做什么。

二次创作也是一样,经由原作的影响,无数人创作出了缤纷多彩的二次创作,这些二次创作都是基于东方的原作的,是原作的衍生品。
从原作的基础上,二次创作衍生出那么多新的设定和创意,可以说,二次设定和二次创作,是从原作中分离并经过自己的思考而得到的,换句话说,也是从原作中分析出来的。
这些分析出来的东西,九成九都已经超过原作者zun想到的想过的东西了,然而就可以说分析出来的这么多原作者没想到的东西就都没用?
那么所有的二次创作都是没用的。
二次创作本身就是一种比原作者想的多的思维模式。
甚至可以说东方Project如今绝大多数的文化构成,都是基于比原作者想的多。
就不说STG中规划的路线和技术方法,FTG中的神奇连段,也都是原作者未曾想到的。

因此在东方这个大文化中,作者有无想到,是不应当作为一个阻碍思考的壁垒的。

举一个对于分析原作对人心理影响的最佳例子吧,不过由于这个例子太敏感,我不说太细了,
日本曾经发生过一起重大的街头连续杀人案,而这个犯人,是个东方爱好者,他喜欢咲夜,喜欢永夜抄。
他在监狱里写下了一本标题类似东方永夜抄的书籍,并且推测他的杀人方式有模仿咲夜的因素存在。
我想,对于想分析东方Project文化,与人和社会的影响的学者来说,他都是一个很典型的材料。
然而,zun在游戏里,主观表达了怂恿玩家杀人的意图了没有?

明显没有,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东方对于这个人的影响,是完全超出了zun的预期和能想象到的范围的。

因而,分析东方Project对人对社会的影响,完全不能也不该局限在原作者身上。

东方Project是一个文化,他远超原作者的范围。

有人曾经普查过,他发现油库里这种东方的衍生文化,非常的流行,甚至不知道东方的人也会知道油库里。
那么分析油库里文化的时候,需要考虑zun吗?

不需要,油库里的诞生到流行,甚至和zun就没什么关系。

一个如此流行的东方Project衍生文化,却是完全脱离原作者的。

而且就连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的,会去研究的,东方Project为什么会火,也必须不能局限在ZUN身上去思考,因为东方的火,是ZUN的预料之外的。

因此,分析东方Project文化的时候,我们有什么理由,局限在原作者有没有想到这些。

答案是,没有。

原作者是文化中重要的构成部分,但是原作者不是文化的全部,也不是文化的边界。

再举个例子,
LL爱好者跪地铁,跪展板。
这种文化现象,
在LL的策划人的计划中吗?在制作人的计划中吗?在脚本作者的计划中吗?在9位小姐姐的计划中吗?

不在。

文化现象,不是局限在原作者身上的。
也不取决于原作者想到没想到,想过没想过。

很多人把对于东方Project的研究与分析,和考据混淆了。

考据只是研究分析里的一类,只是比较常见的一类而已。

而一设考据,又只是考据的一类而已。

实际上只有一设考据需要完全忠实于原作,需要不逾越原作者所思所想。
只有一设考据,才必须不能比原作者想的多。

而其他的考据,不以发掘一设为目的的考据。比如以搞出更多有趣neta为目的的考据,比如以进行二次创作为目的的考据,都是完全不需要局限在原作和原作者身上的。
考据尚有这么多种不需要局限原作者的类别。
而比考据范围更大的文化分析,则有更多的不需要局限在原作者的门类了。

甚至还存在可以无视原作者的东方文化分析门类。

道理很简单,东方是一个文化。
原作者是这个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他不是全部。

举个直白的例子,
你开发一个规划和玩法的时候,开发一个新连段的时候,
需要考虑zun想没想到过吗?
会仅仅只因为zun可能没想到过这种打法,zun可能没有这种技术水平,zun可能搓不出这种连段,就放弃使用吗?

最后说说分析的本身。

东方相关的分析这么多,我们能说它们都对吗?
当然不能,很多不仅不对,甚至还有很大的问题。

分析研究,本身就不一定能得到真实的结论,准确的结果。
它会受到分析的过程,手法,分析人的逻辑能力,知识面,分析时收集的材料文档证据的准确性,时效性,普适性,等等无数方面的影响。

任何一个环节和过程出现纰漏,任何一个地方分析人想错了,或者没想到,都有可能导致分析人得出一个部分错误,甚至完全错误的结论。
抑或是,分析人得到的多个结论中,有的对,有的错。

这都是正常的,没有什么研究能在一开始就确保结论正确。

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在发展演进的过程中,也是不断的错误,改进,错误改进的。

过去的学者,也许他一辈子的研究,在我们现在来看,可能都全是错的。
但是这也不影响,如今的学者继续自己在未来正确与否还不好说的研究。

东方的文化研究也是一样的,
没有哪个分析者能确保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确,尤其是东方这种松散但是又有一定的内部结构的文化现象。

在立命馆大学发表研究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是不是正确,不好说,
有没有脱离实际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是有的。
他们确实有想多的地方,然而这并不是比起原作者想多了,而是比起现实实情,想多了。
他们的样本数量也许不够,也许偏差了,他们在进行分析的时候也许目的性太强,而导致被结论牵着走了。也许他们对于东方Project这样一个文化,了解的不够透彻。
但是,他们进行的是学术研究,
他们收集,整理,分析,敢于从自己的分析中提出结论。
这就是非常厉害的,他们做的事情,普通的东方爱好者没有能力没有时间没有条件去做。

那么对于持有学术研究态度的学者,我们应该怎么面对?
应该嘲讽他们吗?

自己既没有调查分析,也没有逻辑推理,
仅凭借自己浅薄的经验之谈,就将对方批为错误的吗?

所以我说,对于学术研究,对于认真思考的人,
至少要以同样的认真态度去对待。
这是最基本的尊重,对于人类智慧的尊重。

不然的话,与那群坚持认为手机信号塔致癌而强拆了自己村子里的信号塔,导致自己打不了电话的愚昧村民,
有什么区别呢。

人如果不思考,那就只是根芦苇。

对于东方Project这样一个文化,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其持有最基本的认真对待的心态呢。
对于认真研究的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持有最基本的尊敬之心呢。

如果抵制认真思考,抵制研究,而以不思考放弃思考为荣的话,
那就真的,只是根芦苇了。

也许,只是一个潜意识,
只是一个「想那么多有什么用」的潜意识,
也许,只是一个别人嘲讽我也跟风玩梗的氛围,

但是,一旦养成了习惯,那么对于整个环境来说,都会形成一个「想那么多没用,自己玩的爽就好」的不思考氛围。

到了那种时候,
再想要思考,就晚了。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鼓励或怂恿大家都去搞什么研究,都去分析什么东方文化,那不现实,也没意义。

我的目的是,希望有耐心读到这里的各位,

假如过去不够尊重认真思考和研究的话,
也能够意识到,东方这样的泛acg文化,是有其深厚内涵和研究价值的,
不论自己是否有兴趣研究这些东西,
都能够尊重持有认真的,研究的心态的人。
也许他的研究有问题,他的结论有疏漏,他的能力还不足。
但是,请不要使用诸如「研究虚构的作品根本没意义」或者「作者不过是胡写的」,这种极端不合适,并且还伴随着反智心理的理由,去批判对方。
尤其是在,并没有看懂或者根本不想细看他究竟在说什么,而只是凭感觉去判断他说的对不对的情况下。

假如本身就是喜欢研究,喜欢深入思考的话,
希望我的这些话,能给你一个鼓励,一个支持。

以思考去对应思考,这才是对思考的最基本的尊重。



【辟谣】关于日本政府对TPP表态的真相

最近几天有不少人来问我关于TPP的事情,说日本政府是不是真的要封杀二次创作了,东方会怎么样。

我一开始感到非常莫名其妙,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谣言,结果一查发现,是腾讯新闻的标题造谣。

http://comic.qq.com/a/20150517/020699.htm

腾讯新闻

腾讯新闻明确的写出:

同人市场要完!日本政府或被迫取缔二次创作

近日日本政府表态:可能会取缔二次创作行为。

 

十分的危言耸听,让人怎么看都觉得,日本政府要封杀同人创作了,同人完了,东方当然也就跟着完了。

 

但是,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呢?

我们来看看,腾讯新闻这篇内容的原出处。

 

没错,原出处,这种新闻,国内的新闻网站从来都是转载翻译日本的新闻,而不是自己原创,因此我们可以找到它的原出处:

http://www.bengo4.com/topics/3106/

日本新闻

 

在这个原出处里,是怎么写的呢?

腾讯新闻那个翻译暂且不管,这里我给出准确的翻译:

政府首次举行对一般公众的说明会,表示「会基于TPP对CM文化的影响采取措施」

国家TPP对策总部于5月15日在东京都内举办了有关于TPP交涉的说明会。
国家曾经以与TPP交涉有所关联的业界团体为对象举办过说明会,但将对象扩大到民间的,这次是第一次。
除去业界团体之外,有大约600名市民到场。

●知识产权领域的调整陷入了僵局

围绕TPP交涉,著作权·专利权等「知识产权」的领域备受网民关注。
因为根据TPP交涉的结果,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有可能会被延长,著作权侵害也有可能会「非亲告罪化」。

在这天的说明会上,TPP政府对策总部的涩谷和久内阁审议官承认,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调整上陷入了僵局。

●CM文化将受到非亲告罪化的影响

涩谷内阁审议官首先提出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接着解释了事情的发展经过。
「一开始,包括日本所在的所有国家都觉得没有统一的必要,但后来,还是觉得有必要统一一定的规则。」

同以往的报道,虽说TPP交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但「还有重要的事没有定下来,双方意见并没有达成一致。」。
另一方面又有强调「由于交涉时间很长,双方能说的话已经都说完了,都有理解对方的立场。」

关于著作权侵害的非亲告罪化,涩谷内阁审议员解说了日本的规则。
「日本的法律体系与海外是有差异的。权利人受到巨大侵害的话,依法将会受到严惩。另一方面,受到的侵害不大的话,将是不会被取缔的。」

在此基础之上,「通过非亲告罪化,二次创作也将会成为被取缔的对象,CM文化将会受到影响。对此我们是有着清楚的认识并有采取行动。我们将力争让群众满意。」

这段话,实际的意思是:

TPP会影响CM文化,这点我们是知道的。虽然很困难,但是我们会想办法得到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

而不是腾讯新闻闭着眼睛瞎扯出来的所谓 「日本政府表态要取缔二次创作」

腾讯新闻为了吸引眼球,把 「对CM文化的影响采取措施」偷换概念成了 「对CM文化采取措施」,从而得出了完全不正确甚至相反的结论。

而腾讯新闻作为大型门户新闻网站,它的造谣新闻,一夜之间就被其他各大新闻网站转载,最终再被无数用户正向传播,
这种错误的理解就无止境的推广开了。

 

另外,在额外说个话题。

如果日本政府没能想出好的办法。CM文化,也就是同人文化真的会受到影响,在这种最差最劣的结果下,
东方Project会怎么样呢?

如果真的是那种最坏的结果,东方会怎么样?

东方爱好者应该都会担心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必要担心。

 

我们先来看看ZUN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吧,这是在今年的某次二轩目上的发言(其中博之和伴桑都是ZUN的朋友):

ZUN:比方说,进行了东方二次创作的人抱怨说被警察控告了,那么我可能就会去控告警察。

博之:警察好怨恨啊,好不容易抓住了的呢

伴桑:会伤了警察的面子呢w

博之:那么,画东方工口漫画的,比如像伴桑这样的最爱工口的萝莉控这种最差劲的类型,ZUN桑你也要保护吗?

ZUN:即使是我讨厌的东西,我在原则上也要保护

博之:你要保护哪个?是萝莉控伴桑,还是警察的面子?

ZUN:我不会保警察的面子

博之:那么萝莉控伴桑做东方的工口商品,赚了大钱,也可以吗?

ZUN:用送我东西来作为报偿吧

 

于是,我们的ZUN已经对此发表过意见了:

他会坚定的维护东方二次创作者能够进行东方二次创作的权力。

 

另外,非亲告罪化并非是指的只要二次创作就会被检举。

前年的时候赤松健曾经提出过一个叫 同人创作标志的构想,不过后来因为意义不大没什么人用就淡出视野了。

但是同样的道理是可行的,原作者如果书面公开同意二次创作,那么二次创作就不会违法,即便非亲告罪也没有关系。

实际上,在TPP的发起方美国本土,亚马逊就会购买作品的版权,然后开放给二次创作者们进行二次创作。

所以,即便日本政府没能想出办法让美国接受日本的著作权模式,非亲告罪化在日本推行了,东方等二次创作,也不会受到影响

担心这些,纯属杞人忧天。



探究非想天则的策划过程

东方圈中一直流传着类似这样的传言:非想天则原定会有辉夜、妹红出场,但是ZUN以这两个角色太强为由,否决了这个计划。传言尽管流行,实际去调查事情真相的人并不多。事实上,关于非想天则开发过程的信息全部来自游戏发售后ZUN和朋友们的“枯萎Radio”网络直播,而这个直播的录音早已被人上传到了网络上,可以直接听到。

在这里,我将尽我所能,从头整理网上可以获取的关于非想天则的各种信息。“枯萎Radio”广播过程中音乐声太大,神主讲话又超级含糊不清,逐句听辨极为困难,所以对于广播内容,我只能做到用录音验证现有的文字记录,难以从录音中挖出新的信息。即使如此,下面整理的信息也足以让我们对非想天则的开发过程有一个更正确的认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