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魔力的土地下

Mystical Temple.

This content shows Simple View


Author Archives 囧仙

博丽神社例大祭的起名历程与第一届前世今生

​正好说到例大祭的名称。就稍稍讲讲例大祭的起名历程吧。

 

最初的时候,例大祭的创始人铃木龙道给活动起的名字叫「梦幻创世纪」,原因是一种作为创作东方同人的记录的展会的感觉。

但是因为这个名字实在看不出和东方有关系,于是就考虑改名。

 

于是龙道就和朋友一起讨论名字的创意。

在考虑过程中,提出过好几个奇葩名称,比如「巫女魔女女仆」、「弹幕祭」、「弹幕博览会」,但是都被否掉了。

 

最后因为考虑着是东方爱好者聚集的活动,于是就想到一个名字叫「中心街」,然后再加上东方的前缀,于是就定下来叫做「东方中心街」。

但是在制作LOGO的时候,龙道又想到 中心街 写成中文就是 鲜心街(别问我为啥他觉得中心街的中文是鲜心街,他中文10级,而且估摸着是火星的中文),他又觉得鲜心街很帅,于是就把「中心街」改成了「鲜心街」。

 

最终定下来的名称是「梦幻创世纪·东方鲜心街」。

 

当他正式发布这个名称之后,却收到了一位朋友的邮件,说他这个展会名听起来像卖鱼的市场。

龙道很Orz,正当他在想着「竟然还有人会这么想啊,世界真是大啊,什么样的奇人都有hhh」的时候,结果却发现大家都说这个听起来像鱼市场。

龙道这时候才意识到「卧槽,原来我才是奇葩」,走投无路的他赶紧去向ZUN求助。

 

于是ZUN抱着如同祭典一般能够让任何人高兴地参加这样的想法,为这个展会构思名字。

ZUN的思路是:

・名字有东方的感觉,参加者(或许)也能接受

・通俗易懂

・能够说明是东方全体,不过于限定作品和内容(角色与体裁等)

・名字积极而又愉快,不会显得杀机腾腾

・无论是过去就知道的人,还是刚刚了解的人,让谁都能够参加

・有非日常的感觉

・名字让一般人也能享受

・名字不仅仅是即卖会,还可以代表很多活动

・名字没有向任何人挑衅

・名字是为了所有喜爱东方的人而设计的,不指向包括ZUN的特定的人或团体

于是ZUN就想出了「博丽神社例大祭」这样的名字。

用ZUN自己的话说,就是博丽神社的祭典,类似庙会一样的东西。

 

龙道赶紧采用了这个名字,并在新做好的官网上公示了名称变更的说明。这个名字也就一直用到了今天。

 

不过虽然ZUN把名字定下来了,但是准备过程中,还是发生了些小插曲。

 

因为2004年的时候,日语输入法还不像现在这样智能,因此错别字是免不了的。

龙道在刚刚建设好例大祭的正式网站的时候,写下的第一段文字是:

「大家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这里是 博丽神社例代祭的主催铃木龙道」

他将「例大祭」写成了「例代祭」。

 

不过这还不算厉害。

最厉害的是,他制作好了展会的目录手册,正式印刷之前,将展会目录的封面贴到官网上,通知大家准备购买目录的时候。

有群众指出,目录封面上的「博丽神社例大祭」被写成了「博灵神社例大祭」。


 

博灵神社例大祭的目录封面图

移除

博灵神社例大祭的目录封面图


​幸好发现的早,不然龙道大约就会直接印刷几千本博灵神社例大祭的目录了(目录不仅作为游客的说明指引与地图,同时也作为门票使用)。

 

额外一说,这个目录,虽然封面的展会名字改对了,但是目录内却还是出现了大问题,整个摊位目录的序号都写错了。不得不在目录里额外夹一张写着正确序号的传单来纠正。

(我是觉得,龙道不愧是能想出「东方鲜心街」这种奇葩名字的人)

 

说到传单,龙道最开始印刷了两种B4尺寸的传单一共4000张,分别由雨水和叶庭作画。(ZUN夸赞雨水的这个魔理沙笑容画的好)


 

两张传单的插画,大图参见THBWiki

移除

两张传单的插画,大图参见THBWiki

​大图参见:博丽神社例大祭 – THBWiki词条

他自己带着传单,走遍了大阪、名古屋、神户、京都的全部同人店铺来散发传单,发的他腰酸背痛脚抽筋。

但是当他最后来到神户的甜瓜的时候,甜瓜的一个好心店员告诉他,其实他只需要把传单交给一家店,店铺会自动帮他分发到每个分店去的。

龙道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只得告诉自己,亲自去显得更有诚意吧(

在得知不用自己亲自发放之后,他第二批传单直接印了8000张分发给各家通贩店派送,不过尺寸是B5的了。

 

那么最后第一届博丽神社例大祭来了多少人呢,来了超过4000人。

这个人数超出了龙道的预料,大家都觉得非常多。

 

但是更超乎龙道预料的,其实是社团的数量。

和现在例大祭需要提前几个月申请摊位不同,

第一届例大祭正式公布情报是在2月,而举办是在4月18号,摊位申请的截止日期则是3月18号。

与现在有方便的网络不同,那个时候申请需要去虎穴等同人店领取申请表,然后用笔填写好,并且在纸上画好社团cut,通过信件邮寄到主办方那边。(额外一提,龙道一开始把自己的邮政编码写错了,是有路人提醒之后才改过来的)

所以这个截止日期是以信件寄出的日期为准的。

 

龙道在官网写出,他想募集50个摊位(一个社团可以申请1个或2个摊位)。

他考虑到可能申请数量会超过50,于是在官网写明,可能会有落选的情况发生。

 

那么最后有多少个社团申请呢——100多个。(其中有些社团直到今天还在进行东方创作)

于是龙道不得不更改策略,因为这超了一倍的社团数量,通过落选肯定是没办法控制的了,只能更改摊位排布方式了。

最后变成了募集50个摊位,实参108个社团(111个摊位)的结果。

 

然而相比于今天的4000社团 / 5万游客的1:12的比例来说,这108个社团 / 4000个游客的1:37的比例,还是社团太少了。

于是在开场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有大量的社团完售。

ZUN的摊位上贩卖的永夜抄体验版是每人限购1张也仍然上午就完售,ZUN的上午必完售的规律从第一届就开始一直到今天。

 

第一回例大祭虽然经历了很多波折,但是最后成功的举办,并且氛围和效果都非常的好,远超所有人的预期。

于是龙道当即决定,举办第二届。

第一届展会的日期是定在2004年的4月18号,所以活动主办方的名称在当时是叫做「4·18实行委员会」的。

在确定会举办第二届之后,基于展会的名称「博丽神社例大祭」,在2004年8月9号改名为「博丽神社社务所」。同时展会原本的官网也废弃掉,迁移到新的官网reitaisai.com并一直用到今天。

第一届博丽神社例大祭的事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而​那之后,能想出「东方鲜心街」这等奇葩名字而且错字不断但是成功举办了创立了新时代的标志性展会「博丽神社例大祭」的铃木龙道,也因为例大祭越做越大,而辞去了自己原本的工作,创立了公司株式会社龙道而专职运作例大祭。

再之后,为了更进一步扩大例大祭的规模,以及扩大例大祭的商业地位,他增设了「博丽神社例大祭例大祭SP」这个展会,使得例大祭变成了每年春秋各一届。​

 

随着铃木龙道的产业越做越大,越来越多的人批判他以权谋私。

虽然龙道为自己辩解,也有很多人替他感到委屈,这么多年确实是由他一手将例大祭发展到这种规模的。但是他挪用例大祭公司的资源和财产来投资自己的别的产业的事情,以及他操纵例大祭和自己的权力,为自己与自己关系良好的社团谋取私下利益,也是不争的事实。

最终,经过2011年在日本东方圈影响甚大的株式会社龙道破产事件之后 。例大祭在2011年10月份,正式宣布组织机构改组。

株式会社龙道公司解散 ,铃木龙道被开除出例大祭组委会。而博丽神社社务所改组为新的公司。

由北条孝宏(如今例大祭公司的首席法人代表)、荒濑雅隆(如今主要负责音乐/Live)、佐藤将大 三人组成共同法人代表制度的新例大祭公司。​

例大祭原本由铃木龙道注册的官方推特帐户也宣告作废,启用重新注册的新推特帐户。

同时,由铃木龙道亲自操刀的例大祭分展会「例大祭SP」也宣告终结,一共举办了2010年9月和2011年9月两届。

例大祭变回一年只有一届春季主展会的状态,直到2014年又重新增设了新的「博丽神社秋季例大祭 」,将例大祭重新变回春秋各一届的状态。

也就是我们现如今大家都十分熟悉的状态。

 

而从2015年开始,博丽神社例大祭又开始尝试举办海外分展会,如今已经成功的在台湾举办了1、1.5、2一共三届。

其中在今年举办的2017年5月28日的第2届台湾例大祭,
社团总数为 台湾社团65 + 日本社团87 共152个,而来场人数则超过3000人,大量社团迅速完售。

很有一种日本博丽神社例大祭第一届时候的感觉。

​但是例大祭原本预定将在今年7月底与香港某展会合作的 香港博丽神社例大祭,则因为种种原因宣告终结,尚未诞生就先夭折。

不过例大祭尝试在海外继续拓展的计划并未结束,还有更多的地区列入了考查范围。

 

从2004年开始的例大祭,经历了诸多波折,至今也仍然是东方圈标志性的展会,为无数东方爱好者们提供一个最良好的氛围。
未来的例大祭也仍然会持续记录着东方圈发展。

确实,它很符合铃木龙道最开始所构思的那个名字—— 「梦幻创世纪」 。

 

————

 

那么,作为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定名之处的中国上海,什么时候才能迎来博丽神社的最大祭典呢。



感想

这几天,我和挺多的人聊了聊,得到了很多我以前从未得知过的信息。
是的,我发现我确实是一叶障目了,因为很多原因,我没有过多的去了解很多事情,也没有和很多相关的人讨论。
这几年,我变得过于自负了。

简单地说,我把自己和中国东方绑定在了一起。认为只有自己所做、所见、所知,才是中国东方的现在和未来。
是的,我本该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好者,我虽然自己也说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爱好者,但是实际上我在内心中已经将中国东方和自己绑定在了一起,并且所有的行动,所有的言谈,也都没能脱离这点。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把自己的名誉看成了中国东方的名誉。
是的,就是这种愚蠢的想法,才导致我在最近几天里,在我认为我的名誉遭到无端损坏(实际上是因我自己而起)的时候,我被报复的心理蒙蔽了理智。
我内心想着「你们怎么能如此损害东方」同时采取了疯狂的手段,以至于伤害了很多本来支持我的人。
我对所有这几天被我伤害的人说声对不起。
不论我是否道歉,伤害的事情已经做出,结果无法挽回,但是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我必须要主动的承担我所做的一切所带来的后果,而不是任凭时间将其冲刷掉。

这几天曾经有个人跟我说,你应该先找回你的人格,再考虑别的。不然连中二都不如。
我当时没有理解,但是现在我理解了。
我应该先真正的做回一个普通的东方爱好者。而不是一个为了东方而活的非人存在。

我感谢这起事件,如果没有这次的事件,我可能无法看清这一点,可能一直沉浸在这种虚假的感情当中无法自拔。
忽略别人的付出,忽略别人的爱。把自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我也想告诉各位支持囧仙的支持者和粉丝们。
你们也应该反思一下,是否有将囧仙和中国东方画等号。
是否有基于此,盲目的,错误的去和其他人争执、开战,用这种虚假的大旗去碾压别人。
你们应该知道,囧仙也只是个普通人。
他不等于东方,更不能代表东方,他只能代表他自己。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如果有的话,你们应该更多的思考一下,自己对于东方的理解,然后把扛着大旗的时间,拿来更多的关注其他的同人创作者。
要知道,东方的本体是同人,是创作。东方的灵魂,是由创作者们构成的,如果不去关注创作,如何更好的欣赏东方呢。

囧仙说的话,永远也不能是拿来压制和反驳别人的旗子。
尤其是,拿来伤害实际正在为中国东方圈做贡献的人们。
我最爱的作品是东方,我希望为中国东方圈做贡献。同样的,爱着东方的每个人,也都在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为自己所爱的作品付出。
十几年前的人们,七八年前的人们,四五年前的人们,三四年前的人们,最近的人们,未来的人们。
每个人,大家都在做着自己让自己满足的事情。
本来,爱,就应该是愉快的。
随着时光流转,有的人退坑了,有的人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但是这都是正常的,至少他们曾经燃烧过自己的青春。
也许再过多少年,东方Project也会淡出我们的视野,这个时候,我们回想起来,至少曾经爱过,那就挺好。
「做同人最重要的是开心」是的,最重要的是开心。如果不开心,一切的基础都建立不起来。

我以往活在自己理想的象牙塔中,认为只要多号召号召,多呼吁一下,就能改善这个环境了。

但是事实是这样吗?

事实上是,我的话成为了压力,很多人看了我的话之后跑去扛着大旗,却成为了氛围发展的阻力。

不开心,怎么做同人。
不重视创作者本身,怎么推广同人呢。

创作者不是机器人,创作东方,也是因为喜欢,也是因为愉快。为了自己的愉快。
所以我们没必要强迫他人,我们应该支持,难道不是吗?

所以找回本心,这是最重要的。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找回本心。
于是,猛然发现,糊涂的是我自己。
现在我意识到了,我觉得我意识到的有点晚。

我挖的那些坑,我会继续的填,作为一个普通的爱好者,为了实现自己的爱而填。
我也会去寻找稳定的收入来源,饭都吃不起,怎么实现自己的爱好呢。

我必须为这几年间,我因为有意无意的行为伤害到的人们致歉。
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安心的作为一个普通的爱好者,继续我对东方的爱,继续为东方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么最后一句话,我就说给行为做事比较极端的爱好者听吧。
希望你们也能找回最初爱上东方时的那份快乐。



【其实没吃书】茨歌仙新指出的咲夜能力设定的解说

这回茨歌仙35话里,咲夜的能力提出了一个新的追加说明。

为了方便不看漫画的懒人,我们这里摘录一下咲夜的台词。

咲夜:——你是说神隐吗?我是无神论者,这种事情还敬谢不敏。

灵梦:虽说是神隐,但并不是指天岩户的那个故事哦。我想你应该明白的。

灵梦:你想,如果你停止时间把人类抓走的话…

咲夜:我做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处吗?

灵梦:你想啊,吸血鬼不是要吸人类的血吗?用这种方法捕获人类不是很安全嘛。

咲夜:(沉思)啊啊,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手啊~

灵梦:(注视)果然是你!

咲夜:开玩笑啦。遭遇神隐的人,都毫发无伤对吧?和我没有关系啦。

咲夜:更何况,我的停止时间的能力,不过是超高速的移动能力而已。以无质量的状态。

咲夜:将他人的时间流动停止这种灵巧的事情,我可做不来哦。

灵梦:说的也是。

咲夜:若要说道,像我一样可以超高速移动,在此之上还会使用魔术操纵他人记忆的人。

咲夜:我倒是知道一个(指的圣白莲)。

 

就是这段对话,导致相当多的人,都认为ZUN吃书了。因为其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说明,就是咲夜的能力并不是停止时间,而是超高速移动。

那么,ZUN真的吃书了吗?真的就和以前的设定有冲突了吗?

让我们来一条条梳理一下。

下面是我一个好友提出的设定冲突点:

  • 苹果汁变苹果酒
  • 红魔馆的空间扩大
  • 格斗作里的能扔出去的时停空间

让我们先整理一下咲夜的话再来逐条梳理,并且详细解释一下新说明下咲夜的能力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先看看咲夜的话中都有哪些信息点,按照对话顺序来:

1.我是无神论者

咲夜在这里直观的点明了自己不信奉神明,是个很理性很科学的人。我觉得这点大有文章可做。

2. (沉思)啊啊,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手啊~

这句话的意思是,咲夜确实有能力将人掳走。用仿佛灵梦说的那种模式。

3. 开玩笑啦。遭遇神隐的人,都毫发无伤对吧?和我没有关系啦。

咲夜明确的进行了第一次反驳,被抓的人,都没有被吸血,所以肯定不是她做的。

4. 更何况,我的停止时间的能力,不过是超高速的移动能力而已。以无质量的状态。
将他人的时间流动停止这种灵巧的事情,我可做不来哦。

这句是最重要的一句,她在否定自己的动机的基础上,按照灵梦的描述,对自己的能力也进行了否定。

她说自己的能力是 移动 和 质量 的能力。而不是真的「停止时间」。

以往,我们对咲夜的能力的解释,都认为咲夜是可以在时间轴上进行静格操作,比如可以将时间的流动暂停,像秒表一样,然后在时间不流逝的情况下,做很多事情。

以实现在一个时间单位(比如普朗克时间)内做N个本该需要很多时间才能完成的事情。

但是咲夜现在自己否定了这个,她的能力,相对而言更加科学一些。

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极快或者极慢的运动速度,以及质量的操纵,加速或者减速时间,并且同时也影响空间。

这是一种基于相对论理论的能力。

正好切合上面咲夜所说的,自己是无神论者。

 

最容易解释的,就是咲夜的招牌能力,The World。

咲夜实际上是将自己的运动速度接近或者达到光速,并且同时将自己的质量改变为0避免对空间的干扰。

因为在光速运动下,时间在相对上就等同于静止的,因此咲夜在这种状态下,达到了时间停止的效果。

不过虽然叫The World,但是却不是迪奥,是空条承太郎(

也非常类似于美漫的快银和闪电侠,是一种很传统的用超高速模拟时停的模式。

之所以认为她能加速到接近甚至达到光速,是因为在她使用技能的时候整个视觉范围会变暗乃至于变黑。

(额外一说5卡这卡的效果中,咲夜是无敌的,所以可以确信是真的加速到了光速,其他一切都是相对静止的了,而其他的几个符卡中,并没有无敌效果,可以认为没有加速到光速而只是极端缓慢。在其他的几个卡中,「时停」效果下攻击判定仍然存在,并且次数不变。这是很好的印证,在游戏系统上的。并且被时停的对手还能继续保持擦蛋和防御和无敌的状态。)

 

换句话说,咲夜的能力就是 加速减速时间以及扩张缩小空间(通过运动和质量)。

 

那么我们来解释一下上面提出的几个点。

  • 苹果汁变苹果酒

从这里,我们要考虑一下,咲夜的加速减速时间的能力能否对身外之物有效。

当然有效,因为她还穿着衣服,还能布置小刀。因此实际上她是加速了整个苹果汁的时间流速,让发酵菌以我们外界看来的光速般工作,苹果汁一瞬就发酵完成了。

所以这点并没有什么冲突,只要咲夜的能力理所当然的可以对身外之物起作用即可。

  • 红魔馆的空间扩大

这点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解释说明的方法和以前一样,而且更直白了。

咲夜还明确的说明了自己可以操纵质量,举例子举得是自己的质量,实际上也包含小刀在内。

所以咲夜应该也可以使用固定结界或者类似的方法,通过质量扭曲空间,来扩张红魔馆的内部空间。

咲夜的能力,甚至可以说是扭曲时空的能力。可以操纵自身之外的时间和质量。

可以说是非常BUG,而且也很科幻。也难怪永琳见到咲夜之后会感到惊讶,因为咲夜的能力她不得不惊讶啊。

(当然我觉得这个能力应该是有限定的,比如操纵越大的质量物体,就越消耗灵力,甚至灵力总数都不足以操纵)

  • 格斗作里的能扔出去的时停空间

在格斗作里,「咲夜特制秒表」可以扔出时停的空间。

这里的矛盾点就在于,咲夜到底能不能直接操纵其他区域,它人,与自己不紧邻的空间的时间。

因为在格斗作中,关于咲夜的几个符卡的说明有提到「让周围时间的流速减缓,甚至停止。」

咲夜是可以影响一个范围内的时间流速的,不过这个停止只能说是看起来,而按照咲夜自己的说法,是到不了真的停止的程度的。

简单地说,就是咲夜的能力让人看起来好像是区块内的时间停止一样,实际上只是极端缓慢的流逝。

那么按照这个特制秒表的能力状态来看,咲夜应当是可以将时间流逝减缓的区域,用类似结界的方法投掷出去。

用格斗作符卡说明的解释文本原文来说,是Field,扔出去的是一个领域。

 

实际上格斗作中关于这个投掷区域的表现,我们就知道咲夜投掷出去的,是减缓的空间,而不是静止的空间。

因为在这个区域内,例如皇家烈焰的符卡,仍然处于持续工作的状态下,其他各方面的效果也是仍然在持续运作。仅仅只是人动不了了。

那么很明显的,这个区域内,仅仅只是时间流逝变慢了,而没有达到 静格 的效果,持续性的东西仍然在运作中,时间还在流逝。

 

那么我们只需要知道,咲夜的能力,可以将加速或者减速的空间封装在结界里投掷出去即可。

 

我们知道,结界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这个结界可能是单点针对的,比如只对结界命中的对象有效,也可以是范围的。
这是题外话,暂且不说。

 

在STG和FTG中的各种符卡解释,基本上也都吻合这个观点,只需要将时停视为类比时停的效果即可。

毕竟当咲夜加速到光速,对她而言时间就和停止没有二致。

 

那么这三个问题,就都解决了。

咲夜的能力仍然可以继承之前的各种设定,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冲突。

只是模式从对时间轴的直观操作,变成了基于相对论的时空操作。

这还顺便解释了为何永琳见到咲夜之后非常惊讶的事情,也很符合咲夜的无神论立场。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咲夜到底是在否定什么,为何要强调自己的能力是这样的,她是否有说谎的必要呢。

我认为没有说谎的必要。

我们从两点分析。

第一点,咲夜作为漫画中的次要角色,并没有重要的剧情作用,漫画作者ZUN没有必要在这里设置一个谎言的矛盾。

第二点,咲夜实际上是使用了两次证据来否定自己的犯案可能。

第一层是受害者都没有受伤,实际上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证明自己没有犯案可能了。因为一切动机都被抹杀。

哪怕是没有第二点的补充说明,也没有问题。

所以咲夜没有撒谎的动机在这里,她应当就是忠实的解释了自己的能力,来更加加强自己绝对不可能犯案的可能性。

那么,问题来了,咲夜为啥觉得自己的能力的本质是可以去除自己犯案可能性的。

因为咲夜的能力本质不是时停,而是减缓流速。

在这个情况下,时空仍然是连续的,咲夜并没有产生时间断点。因此被害人如果是咲夜犯案,那么他们的观察力和记忆力也不会被停止。

在咲夜能力发动的过程中,如果自己被咲夜掳走了,那么他们会产生奇怪的记忆。

(注:咲夜并不知道受害者都是在睡眠中受害的,因此在咲夜的视角看来受害者肯定会记得自己受害)

为什么这么认为,因为咲夜在后面紧跟着说了一句重要的话。

5. 若要说道,像我一样可以超高速移动,在此之上还会使用魔术操纵他人记忆的人。我倒是知道一个(指的圣白莲)。

咲夜陈述了自己能力的一个缺陷,就是记忆。

受害者会有记忆,因此咲夜认为,如果要实现灵梦所说的犯案内容(被害者完全不记得这一天时间发生了什么,时间在被害者的记忆中产生了断层),必须要辅以记忆力操纵。

因为前面也说了,咲夜的能力是不能产生时间断层的,因此受害者的记忆也不会产生断层。

所以咲夜认为 超高速移动+记忆操纵 才能实现。

这也侧面印证了她所说的都是真话,并且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符合逻辑。

 

咲夜的能力不仅没有什么设定上的冲突,甚至还可以和永琳的惊讶联系在了一起。

而且说不定还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咲夜输给了蕾米。
同时还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咲夜打不过很多人,而不是像很多人疑惑的既然会时停为啥不秒天秒地,因为她根本不会时停。
在儚月抄里的认输也更加的合情合理。

 

因此我感觉,这个新给出的设定,不仅没有吃书,没有冲突,反而解释了很多以前解释起来很麻烦,很复杂甚至无法解释的事情。

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追加设定。



博丽灵梦成为巫女的时间范围

灵梦最早是什么时候成为博丽巫女的呢?

首先,先代巫女到底怎么样了并不清楚,老死了、战死了、抑或是年纪大了干不动辞职也可能的。不过因为至今也没出现灵梦去村子里探望这个角色,在村子遭受危险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强力的前·巫女出现保护村子,所以死了的可能性更大。

按照香霖的说法,因为之前的巫女都非常称职,人们都只以巫女来称呼她们,因此反而没有人记得她们到底是谁了。关于先代的设定就这么点,连名字都无法留下。

那么回到灵梦,我们知道,博丽巫女是挑选出来的,和前代几乎没关系,那么最合理的推测就是前代巫女因为什么原因挂了之后,妖怪贤者选了灵梦。不过如果先代巫女是老死的,那么也可能在快死的时候灵梦已经跟随先代巫女学习了。

我们可以确定灵梦担任巫女的一个最早时间,就是1994年之后。
为什么是1994年之后呢。
因为灵梦成为巫女必然是在阿求降临(1994年)之后。
在求闻史纪附带漫画记忆幻想乡里有一个细节。
阿求对灵梦是认识的,但是灵梦对阿求说初次见面,而阿求感到了吃惊(根据漫画内容应该是对灵梦这句话吃惊的)。
为什么呢,灵梦说没见过阿求,但是御阿礼之子的仪式,是在博丽神社举办的,博丽巫女必然认得阿求。
但是灵梦说初次见面,说明御阿礼之子神事的巫女,不是灵梦。
御阿礼神事是在1994年举办的,因此灵梦在1994年左右仍然不是巫女。

这是最早,那么最晚呢。

如若不考虑旧作,那么灵梦成为巫女,最迟也要在吸血鬼异变之前。
也就是至少是2003年(红雾异变)之前。
因为吸血鬼异变是符卡规则之前的最后一个异变,相距不会太远,因此吸血鬼异变也发生在2003年或2002年的可能性最高。
那么灵梦成为巫女的最迟线也应该在2002年之前(考虑到经验问题,应该更早一些)

如果考虑旧作的话,那么就需要整理一下旧作发生的时间。
旧作的几个故事,最压缩的状态下,可以在2年内全部发生。
而红魔乡和怪绮谈相距不久,因此时间可以安排在2001年左右。
那么,灵梦成为巫女最迟也应该在2001年之前。

但是此外呢,我们还有一个东西可以确认时间,也就是文文新闻。
文文新闻里出现灵梦的最早一篇报道,是2000年的香霖堂引进嗜好品的报道。
那么灵梦成为巫女就应该在2000年之前。

但是我们还能找到一篇文文新闻,是1998年的,在这个1998年的文文新闻里,出现了一个地方,红魔馆。
而且在这里对红魔馆的描述是,刚出现不久,并且也没有战争中的紧张感,推测一下,应该是红魔馆刚进入幻想乡不久,蕾米还没来得及宣战的那段期间内的报道。

我们知道,吸血鬼异变的时候的巫女已经是灵梦了。
那么就有个问题了,吸血鬼异变持续了很久吗,最合理的解释,要么是吸血鬼异变真的持续了很久(因为吸血鬼异变是最后一个无符卡规则异变,如果不是持续了很久,那么它和红雾异变之间就有了好几年的无异变期,不合理),要么就是ZUN把年份写错了。
这点就无法得知了,假设没错的话,那么吸血鬼异变就应当是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异变。

在这里就无法将旧作容纳进去了,因为按照旧作和红魔乡的关系设定,中间相隔不久,而吸血鬼异变必然是最后一个没有符卡规则的异变,那么旧作的全部异变就没有地方放了。
除非用一个解释,就是吸血鬼异变的时候,巫女在进行旧作的那些事情。
确实吸血鬼异变除了最后巫女出来提出符卡规则之外,并没有巫女的参与。这也算是合理的解释。

而灵梦应当在吸血鬼异变之前,就已经是巫女了。
求闻史纪里并没有记载在这期间巫女发生更迭(这属于大事,肯定会记载),因此如若ZUN没写错,那么灵梦成为巫女至少在1998年之前。

也就是说,按照现有设定进行合理化推测的话,灵梦成为巫女,最早不早于1994年,最晚不晚于1998年。



终于完工的全角色图

耗时数月打造的一张全角色图终于完成了。

感觉整个过程就是不断的发现缺东西然后补上2333

画师八里 Pixiv站 有P站账号的话请支持一下~

 

不停的加和补,我都感觉有点对不起画师了

 

另外,第四回东方Project人气投票只剩下10个小时就要结束了,还没有投票的人请务必要参与哦:

http://vote.thwiki.cc/

 

QQ图片20151015132451

这张图绝对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全的东方全角色合绘了,而且其完善的程度和之前的所有合绘相比都不在同一个数量级和水平上。

那么,这张图的详细角色说明在这里:全角色图角色说明

(这个xls表里之前有遗漏,已经补上)

 

图片预览(点击打开大图,或是看P站):

预览图



【随笔】关于东方等作品的文化性,以及对待思考应有的态度

​这篇是晚饭后散步的时候看到某贴有感然后用手机打的,因为是想到哪儿打到哪儿,所以内容有点随意请注意。
————————

实际上东方Project作为一个文化现象,其范围和深度已经远超过原作者本身了。
因此分析东方Project对于人与事物的影响,剖析其社会价值,远不应局限在作者身上。
不能以作者有无想到,来判断东方Project有无此种影响,有无这些内涵,有无导致某些社会现象。

举几个例子,
比如东方警察现象,是东方Project文化现象中,一个非常有名且典型的衍生现象。
然而此种现象,并非是原作者zun引发的,也不是原作者zun促成的。
因此分析东方警察,就不能局限在zun有没有想到,有没有做什么。

二次创作也是一样,经由原作的影响,无数人创作出了缤纷多彩的二次创作,这些二次创作都是基于东方的原作的,是原作的衍生品。
从原作的基础上,二次创作衍生出那么多新的设定和创意,可以说,二次设定和二次创作,是从原作中分离并经过自己的思考而得到的,换句话说,也是从原作中分析出来的。
这些分析出来的东西,九成九都已经超过原作者zun想到的想过的东西了,然而就可以说分析出来的这么多原作者没想到的东西就都没用?
那么所有的二次创作都是没用的。
二次创作本身就是一种比原作者想的多的思维模式。
甚至可以说东方Project如今绝大多数的文化构成,都是基于比原作者想的多。
就不说STG中规划的路线和技术方法,FTG中的神奇连段,也都是原作者未曾想到的。

因此在东方这个大文化中,作者有无想到,是不应当作为一个阻碍思考的壁垒的。

举一个对于分析原作对人心理影响的最佳例子吧,不过由于这个例子太敏感,我不说太细了,
日本曾经发生过一起重大的街头连续杀人案,而这个犯人,是个东方爱好者,他喜欢咲夜,喜欢永夜抄。
他在监狱里写下了一本标题类似东方永夜抄的书籍,并且推测他的杀人方式有模仿咲夜的因素存在。
我想,对于想分析东方Project文化,与人和社会的影响的学者来说,他都是一个很典型的材料。
然而,zun在游戏里,主观表达了怂恿玩家杀人的意图了没有?

明显没有,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东方对于这个人的影响,是完全超出了zun的预期和能想象到的范围的。

因而,分析东方Project对人对社会的影响,完全不能也不该局限在原作者身上。

东方Project是一个文化,他远超原作者的范围。

有人曾经普查过,他发现油库里这种东方的衍生文化,非常的流行,甚至不知道东方的人也会知道油库里。
那么分析油库里文化的时候,需要考虑zun吗?

不需要,油库里的诞生到流行,甚至和zun就没什么关系。

一个如此流行的东方Project衍生文化,却是完全脱离原作者的。

而且就连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的,会去研究的,东方Project为什么会火,也必须不能局限在ZUN身上去思考,因为东方的火,是ZUN的预料之外的。

因此,分析东方Project文化的时候,我们有什么理由,局限在原作者有没有想到这些。

答案是,没有。

原作者是文化中重要的构成部分,但是原作者不是文化的全部,也不是文化的边界。

再举个例子,
LL爱好者跪地铁,跪展板。
这种文化现象,
在LL的策划人的计划中吗?在制作人的计划中吗?在脚本作者的计划中吗?在9位小姐姐的计划中吗?

不在。

文化现象,不是局限在原作者身上的。
也不取决于原作者想到没想到,想过没想过。

很多人把对于东方Project的研究与分析,和考据混淆了。

考据只是研究分析里的一类,只是比较常见的一类而已。

而一设考据,又只是考据的一类而已。

实际上只有一设考据需要完全忠实于原作,需要不逾越原作者所思所想。
只有一设考据,才必须不能比原作者想的多。

而其他的考据,不以发掘一设为目的的考据。比如以搞出更多有趣neta为目的的考据,比如以进行二次创作为目的的考据,都是完全不需要局限在原作和原作者身上的。
考据尚有这么多种不需要局限原作者的类别。
而比考据范围更大的文化分析,则有更多的不需要局限在原作者的门类了。

甚至还存在可以无视原作者的东方文化分析门类。

道理很简单,东方是一个文化。
原作者是这个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他不是全部。

举个直白的例子,
你开发一个规划和玩法的时候,开发一个新连段的时候,
需要考虑zun想没想到过吗?
会仅仅只因为zun可能没想到过这种打法,zun可能没有这种技术水平,zun可能搓不出这种连段,就放弃使用吗?

最后说说分析的本身。

东方相关的分析这么多,我们能说它们都对吗?
当然不能,很多不仅不对,甚至还有很大的问题。

分析研究,本身就不一定能得到真实的结论,准确的结果。
它会受到分析的过程,手法,分析人的逻辑能力,知识面,分析时收集的材料文档证据的准确性,时效性,普适性,等等无数方面的影响。

任何一个环节和过程出现纰漏,任何一个地方分析人想错了,或者没想到,都有可能导致分析人得出一个部分错误,甚至完全错误的结论。
抑或是,分析人得到的多个结论中,有的对,有的错。

这都是正常的,没有什么研究能在一开始就确保结论正确。

不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在发展演进的过程中,也是不断的错误,改进,错误改进的。

过去的学者,也许他一辈子的研究,在我们现在来看,可能都全是错的。
但是这也不影响,如今的学者继续自己在未来正确与否还不好说的研究。

东方的文化研究也是一样的,
没有哪个分析者能确保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确,尤其是东方这种松散但是又有一定的内部结构的文化现象。

在立命馆大学发表研究的学者,他们的研究,是不是正确,不好说,
有没有脱离实际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是有的。
他们确实有想多的地方,然而这并不是比起原作者想多了,而是比起现实实情,想多了。
他们的样本数量也许不够,也许偏差了,他们在进行分析的时候也许目的性太强,而导致被结论牵着走了。也许他们对于东方Project这样一个文化,了解的不够透彻。
但是,他们进行的是学术研究,
他们收集,整理,分析,敢于从自己的分析中提出结论。
这就是非常厉害的,他们做的事情,普通的东方爱好者没有能力没有时间没有条件去做。

那么对于持有学术研究态度的学者,我们应该怎么面对?
应该嘲讽他们吗?

自己既没有调查分析,也没有逻辑推理,
仅凭借自己浅薄的经验之谈,就将对方批为错误的吗?

所以我说,对于学术研究,对于认真思考的人,
至少要以同样的认真态度去对待。
这是最基本的尊重,对于人类智慧的尊重。

不然的话,与那群坚持认为手机信号塔致癌而强拆了自己村子里的信号塔,导致自己打不了电话的愚昧村民,
有什么区别呢。

人如果不思考,那就只是根芦苇。

对于东方Project这样一个文化,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其持有最基本的认真对待的心态呢。
对于认真研究的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持有最基本的尊敬之心呢。

如果抵制认真思考,抵制研究,而以不思考放弃思考为荣的话,
那就真的,只是根芦苇了。

也许,只是一个潜意识,
只是一个「想那么多有什么用」的潜意识,
也许,只是一个别人嘲讽我也跟风玩梗的氛围,

但是,一旦养成了习惯,那么对于整个环境来说,都会形成一个「想那么多没用,自己玩的爽就好」的不思考氛围。

到了那种时候,
再想要思考,就晚了。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鼓励或怂恿大家都去搞什么研究,都去分析什么东方文化,那不现实,也没意义。

我的目的是,希望有耐心读到这里的各位,

假如过去不够尊重认真思考和研究的话,
也能够意识到,东方这样的泛acg文化,是有其深厚内涵和研究价值的,
不论自己是否有兴趣研究这些东西,
都能够尊重持有认真的,研究的心态的人。
也许他的研究有问题,他的结论有疏漏,他的能力还不足。
但是,请不要使用诸如「研究虚构的作品根本没意义」或者「作者不过是胡写的」,这种极端不合适,并且还伴随着反智心理的理由,去批判对方。
尤其是在,并没有看懂或者根本不想细看他究竟在说什么,而只是凭感觉去判断他说的对不对的情况下。

假如本身就是喜欢研究,喜欢深入思考的话,
希望我的这些话,能给你一个鼓励,一个支持。

以思考去对应思考,这才是对思考的最基本的尊重。



【辟谣】关于日本政府对TPP表态的真相

最近几天有不少人来问我关于TPP的事情,说日本政府是不是真的要封杀二次创作了,东方会怎么样。

我一开始感到非常莫名其妙,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谣言,结果一查发现,是腾讯新闻的标题造谣。

http://comic.qq.com/a/20150517/020699.htm

腾讯新闻

腾讯新闻明确的写出:

同人市场要完!日本政府或被迫取缔二次创作

近日日本政府表态:可能会取缔二次创作行为。

 

十分的危言耸听,让人怎么看都觉得,日本政府要封杀同人创作了,同人完了,东方当然也就跟着完了。

 

但是,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呢?

我们来看看,腾讯新闻这篇内容的原出处。

 

没错,原出处,这种新闻,国内的新闻网站从来都是转载翻译日本的新闻,而不是自己原创,因此我们可以找到它的原出处:

http://www.bengo4.com/topics/3106/

日本新闻

 

在这个原出处里,是怎么写的呢?

腾讯新闻那个翻译暂且不管,这里我给出准确的翻译:

政府首次举行对一般公众的说明会,表示「会基于TPP对CM文化的影响采取措施」

国家TPP对策总部于5月15日在东京都内举办了有关于TPP交涉的说明会。
国家曾经以与TPP交涉有所关联的业界团体为对象举办过说明会,但将对象扩大到民间的,这次是第一次。
除去业界团体之外,有大约600名市民到场。

●知识产权领域的调整陷入了僵局

围绕TPP交涉,著作权·专利权等「知识产权」的领域备受网民关注。
因为根据TPP交涉的结果,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有可能会被延长,著作权侵害也有可能会「非亲告罪化」。

在这天的说明会上,TPP政府对策总部的涩谷和久内阁审议官承认,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调整上陷入了僵局。

●CM文化将受到非亲告罪化的影响

涩谷内阁审议官首先提出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接着解释了事情的发展经过。
「一开始,包括日本所在的所有国家都觉得没有统一的必要,但后来,还是觉得有必要统一一定的规则。」

同以往的报道,虽说TPP交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但「还有重要的事没有定下来,双方意见并没有达成一致。」。
另一方面又有强调「由于交涉时间很长,双方能说的话已经都说完了,都有理解对方的立场。」

关于著作权侵害的非亲告罪化,涩谷内阁审议员解说了日本的规则。
「日本的法律体系与海外是有差异的。权利人受到巨大侵害的话,依法将会受到严惩。另一方面,受到的侵害不大的话,将是不会被取缔的。」

在此基础之上,「通过非亲告罪化,二次创作也将会成为被取缔的对象,CM文化将会受到影响。对此我们是有着清楚的认识并有采取行动。我们将力争让群众满意。」

这段话,实际的意思是:

TPP会影响CM文化,这点我们是知道的。虽然很困难,但是我们会想办法得到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

而不是腾讯新闻闭着眼睛瞎扯出来的所谓 「日本政府表态要取缔二次创作」

腾讯新闻为了吸引眼球,把 「对CM文化的影响采取措施」偷换概念成了 「对CM文化采取措施」,从而得出了完全不正确甚至相反的结论。

而腾讯新闻作为大型门户新闻网站,它的造谣新闻,一夜之间就被其他各大新闻网站转载,最终再被无数用户正向传播,
这种错误的理解就无止境的推广开了。

 

另外,在额外说个话题。

如果日本政府没能想出好的办法。CM文化,也就是同人文化真的会受到影响,在这种最差最劣的结果下,
东方Project会怎么样呢?

如果真的是那种最坏的结果,东方会怎么样?

东方爱好者应该都会担心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必要担心。

 

我们先来看看ZUN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吧,这是在今年的某次二轩目上的发言(其中博之和伴桑都是ZUN的朋友):

ZUN:比方说,进行了东方二次创作的人抱怨说被警察控告了,那么我可能就会去控告警察。

博之:警察好怨恨啊,好不容易抓住了的呢

伴桑:会伤了警察的面子呢w

博之:那么,画东方工口漫画的,比如像伴桑这样的最爱工口的萝莉控这种最差劲的类型,ZUN桑你也要保护吗?

ZUN:即使是我讨厌的东西,我在原则上也要保护

博之:你要保护哪个?是萝莉控伴桑,还是警察的面子?

ZUN:我不会保警察的面子

博之:那么萝莉控伴桑做东方的工口商品,赚了大钱,也可以吗?

ZUN:用送我东西来作为报偿吧

 

于是,我们的ZUN已经对此发表过意见了:

他会坚定的维护东方二次创作者能够进行东方二次创作的权力。

 

另外,非亲告罪化并非是指的只要二次创作就会被检举。

前年的时候赤松健曾经提出过一个叫 同人创作标志的构想,不过后来因为意义不大没什么人用就淡出视野了。

但是同样的道理是可行的,原作者如果书面公开同意二次创作,那么二次创作就不会违法,即便非亲告罪也没有关系。

实际上,在TPP的发起方美国本土,亚马逊就会购买作品的版权,然后开放给二次创作者们进行二次创作。

所以,即便日本政府没能想出办法让美国接受日本的著作权模式,非亲告罪化在日本推行了,东方等二次创作,也不会受到影响

担心这些,纯属杞人忧天。



博丽神社原型 白马村城岭神社 因地震倒塌

白马村山中的一座无人神社城岭神社,被人们普遍认为是博丽神社的原型之一。

通向神社的山路曲折难走,神社境内的宽阔,更烘托出荒凉之感。

4a84ec51jw1e9ccx5z37yj20ki0rc49s 4a84ec51jw1e9ccxkhxdej218g0xc7mz 4a84ec51jw1e9ccy2rz4xj218g0xc1ey 4a84ec51jw1e9ccyapovpj20rc0kin4c

(这些照片是2013年10月时京都人形去白马村探访时拍摄)

 

​在日语中“城”与“白”同音,而白又可读作haku;岭也可读作rei,合起来便是“hakurei”。

 

然而,城岭神社在去年11月发生的白马地震中受损严重,神社的建筑均已倒塌。

目前神社的废墟已经被移除了,而具体的重建日期未定。

 

QQ图片20150215164133

(这是ZUN在去年11月地震时发的推特)

 

尽管神社无人打理也无人造访,但是还是有宫司的,因此应当会被重建。

 

以下几张图片是地震后神社的情形:

4a84ec51jw1epa4kmrodgj208z06qq3w 4a84ec51jw1epa4ku7chyj208z06qgmi 4a84ec51jw1epa4l1zzuij208z06qdgo 4a84ec51jw1epa4l7lo5dj208z06qaaz 4a84ec51jw1epa4ofmthpj208z06qwfi 4a84ec51jw1epa4on0ob0j208z06qt9p 4a84ec51jw1epa4oqnn3tj208z06q3zb

(图片来自京都人形)

 

除了鸟居之外,其他的建筑均已不同程度的倒塌。

 

这个情景,是不是一下子就想到了,绯想天呢(

QQ图片20150215164144 QQ图片20150215164148 QQ图片20150215164234

绯想天当中也是除了鸟居之外,其他建筑都不同程度的倒塌了的情况。

当然,绯想天里也重建了。

QQ图片20150215164331 QQ图片20150215164407

 

绯想天中出现的博丽神社因为地震倒塌又重建的情景,在数年之后发生了在博丽神社的原型身上。​



新作th14.5 东方深秘录 ~ Urban Legend in Limbo 体验版

ZUN公布了和黄昏合作的新作
QQ图片20141223140810

东方Project第14.5作 东方深秘录

而且这作是和黄昏合作的。

黄昏官网给出的信息如下:

141223
th14.5 东方深秘录 ~ Urban Legend in Limbo 体验版
12月29日 ComicMarket87 シ-29a摊位 黄昏边境发售体验版 100日元

而给出的作品介绍文字是:

人类村落里出现了奇妙的流言。

「有人看到人面犬在翻肥料堆」
「有人看到老婆婆在卖人腿」

这些无聊的流言爆炸性的传开,使得村落里的孩子们陷入恐慌。
这些流言充满谜团而又阴森恐怖,和那些本职工作就是袭击人类的妖怪们完全不同。
因为没有产生受害者,慢慢的大人们就把这些流言当成了孩子们的玩笑话。

当然,她们也不会害怕。
因为她们知道这就是外面的世界所说的“都市传说(鬼故事)”。

都市传说有个很奇妙的特征。
就是随着口头传说产生的变化,怪异的特性也会随之改变。

灵梦等人披上和自身相符的流言,把怪异如玩具一般操弄着。
只要敢于主动去操控,就能显现出无害的怪异。
不仅仅如此,甚至可以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
由自己来操纵都市传说,她们觉得这是为了让其他人不受害必须的手段。

事实上确实如此。直到那天的夜里。

 

人面犬和茨歌仙最新话联动,而这作的宣传海报则是春河萌画的。
看起来铃奈庵和茨歌仙都在联动这作了。

至于游戏本身的立绘,目前看来应该还是alphes,春河萌估计就只是画个海报了。

看那个配置需求,估计还会是格斗作吧,不过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形式呢?
剧情的展开就好像是花映塚和心绮楼一样,到底是什么样的形式呢?

十分期待。

 

另外,关于宣传图的背景的博丽神社

QQ图片20141223154814

和心绮楼的背景图完全一致(模型是一样的,只是换个摄像机角度)。

黄昏一直以来,只要是换风格,甚至换引擎,都会重新建模。

这次没有重新建模,而是使用心绮楼的模型,看起来至少引擎或风格会和心绮楼一致了。



【茨歌仙】幻想乡结界的原理

阅读此文之前请先看茨歌仙第25话: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661

 

在这一话中,叙述到了一个事情,就是结界与其说是一个固定的边界,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概念,抑或是一种属性。

月都不属于幻想乡,但是火箭队到达月都的过程,穿越这茫茫宇宙空间,却甚至仍然没有出结界,这是因为什么呢?

我考虑了一下,认为应当是作为概念或属性的结界,由于会拦截人和搭载人的物体,
与其说是拦截,不如说是笼罩或包围。

隔着结界,结界内的人无法看到结界外的东西,只能看到结界提供的景象,只能感受到结界提供的环境,反之亦然,结界外也无法感受结界内的景象和环境。

在火箭队从地面发射到月都的过程中,结界始终笼罩着她们,她们一直没有出结界,就如图所示:

1

结界笼罩着幻想乡

2

就如同气泡一样,火箭队的火箭发射过程中,实际上是带着结界走的。
她们所到之处,在她们四周始终包围着结界,所以她们看不到真正的太空,
读过儚月抄的人应当知道,在她们飞行过程中,周围始终存在氧气,这是因为她们周围始终被结界包围着。

3

 

当火箭即将到达月都的时候,由于月之羽衣碎片的作用,月之都的结界接纳了火箭,以及包围着火箭的结界。

换句话说,就是俩气泡在这个时刻有一个短暂的融合。

然后火箭队就被月之都的结界接收了。

 

4

 

最终她们置身于月之都的结界中了。

 

最后,可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魔理沙想到外界到不了,会被结界欺骗然后弹回去,为何火箭队却能到达月都呢?

我想,是因为月都和幻想乡的同质,让大结界判断月之都并不属于外界那种要被拦截的地方,而是会同质融合。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八云紫有意放行,不过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来往月之都更容易这句话,也是出现在儚月抄当中了。

同质所以更容易前往,这也许也是结界的一个用途。

 

这里可以提一下,就是永夜抄的时候八云紫曾经说过大结界会阻碍月之都,八云紫这话非常有自信也不像是欺骗。
我觉得这是典型的设定更改了,是永夜抄和儚月抄设定变更的典型例子。



真实的红魔乡时代的背景设定

东方的世界观是一直在演进的,而且东方爱好者也是一直在持续增加的。

如今,大多数东方爱好者,应该说是绝大多数,都是在新东方时代,当然,这个是我划分的,也就是2006、2007年之后,才开始接触的东方。

所谓新东方时代,不仅是因为NicoNico的出现导致东方人气开始爆发,也是因为在这个时点开始,东方Project的世界观设定,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如若,从红魔乡就开始,或更早就开始接触东方的话,应当是能体会到这种变化的。
但是大多数人不是,多数人接触东方的时候东方已经是新世界观时代了,因此是体会不到红魔乡的设定的。

很多人接触东方,会先阅读求闻史纪求闻口授,抑或是通过二次创作来接触。

求闻史纪求闻口授,本身是新东方设定体系的凝聚,因此先阅读这些的人会首先了解新东方设定体系,于是后接触红魔乡和妖妖梦的具体设定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使用新设定体系。
不,应该说是,自然而然的就将红魔乡和妖妖梦的故事融入到自己事先已经理解的东方设定体系里了。

通过二次创作接触的人更甚。二次创作通常都使用创作者所理解的最成熟的那个世界观来描述所有事情。

因为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就是「东方Project有一个固定的,通行的,贯穿每一作的世界观和设定体系」,但是
这个认知是错的。

Continue reading 



弹幕天邪鬼GoldRush复刻版

弹幕天邪鬼GoldRush的正式名称是
「弹幕天邪鬼 Gold Rush 数游博得分挑战专用游戏」

是ZUN于2014年11月15日公开信息并在2014年11月16日的数码游戏博览会2014
上公开提供给游客试玩的弹幕天邪鬼额外关卡,非卖品。

因为是非卖品,因此也只有去了数游博的人能够玩到这个游戏。
我拜托朋友到数游博现场亲自体验了这个游戏。
于是根据朋友的描述,以及数游博官方摄制的游戏录像,这些非常有限的信息,我请正灌开始了天邪鬼GR的复刻,期间也是有不少障碍的,不过仍然仅仅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复刻完成了。
实际上正灌这段时间学业也是比较繁忙的,程序上确实也是比较辛苦的,据他所说,他白天上完课,晚上写代码写到半夜。

我只负责了整理信息和所有图片素材的制作和提供,相对正灌的忙碌来说,要轻松的多。所以这次的天邪鬼GR复刻,可以说都是正灌的功劳。

至于为何要复刻天邪鬼GR,可以说是因为我们深爱着ZUN桑吗?(笑
确实是深爱着他哟。

这个游戏本身只是一个短流程的打分项游戏,还是很有趣的,希望大家能够从中得到乐趣。

另外由于我们所能参考的信息十分有限,因此复刻距离原游戏本身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也请大家体谅。以及我们添加了原游戏所不具备的Replay以及得分榜的功能。
话不多说了,游戏本身并不长,没事的时候玩一玩就好啦。

http://pan.baidu.com/s/1jGA9EpK

http://thwiki.cc/%E5%BC%B9%E5%B9%95%E5%A4%A9%E9%82%AA%E9%AC%BC/Gold_Rush

GoldRush

 



【大THB的胜利】关于蓬莱人形补全事件

这是我大THB的胜利(大雾

起因是这样的,
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们整理了所有官方CD,包括游戏和音乐的碟子的碟、BK本身的相关资料。
尽可能的展示了整个互联网上最全面,最丰富的资料。
其中大多数都是绝版或者仅仅只有THBWiki才有的特有自制或自扫资料。
THBWiki是互联网上这方面信息最全最准的东方Wiki。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THBWiki上放置了非常多的蓬莱人形的资料,基本上也都是绝版的,还有一些是我自制的。

然后呢,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http://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193
帖子内是随着事件发展而更新的↑
立派东方狗布团在和日本友人交流的时候,得知日本友人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

虽然过了十几年,但是今天才刚刚发现。

那就是,日本友人塢城查阅THBWiki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
就是THBWiki上提供的那张我制作的蓬莱人形BK提取图,虽然尺寸很小,但是还是能够辨认出每行的文字量的,也能辨认出有多少行。
塢城查阅THBWiki提供的图片的时候,发现在第6节,THBWiki上的图,比网络上流传了无数年的从未被人质疑过的文本版本的第6段,多了一行。
塢城立即将这个大发现告诉了他的朋友们,然后立派东方狗布团也在某个群里和我们讲了。
经过确认,基本上能断定,是最初的流出版的录入者,他抄串行了,所以少了一行。

与此同时,我的好友atrican,也就是喵玉原帖中的cuc,通过自己的整理和归纳,总结了数个流传版当中存疑的地方。

于是布团将喵玉的帖子内容转达给了塢城,塢城表示帮了大忙,于是转载并整理了atrican的帖子。

后来塢城经过朋友的帮助,找到了蓬莱人形C62的CD的持有者中的一位(全世界只有至多几十人),经过这位C62蓬莱人形持有者的帮助,整理出了所有的网络流传版的误植。
并且补全了缺少的一整行话和一句英文。

如今THBWiki已经是修复了所有错误之后的版本:
http://thwiki.cc/%E8%93%AC%E8%8E%B1%E4%BA%BA%E5%BD%A2C62%E7%89%88/%E9%99%84%E5%B8%A6%E6%95%85%E4%BA%8B
请点进去查看↑

缺少并补充了的内容以红字标记。

至此,时隔十来年,蓬莱人形C62版一直不为人所知的流传错误,方被修正。
十来年间,没有人公开的指出过网络流传的蓬莱人形C62文本有错误,也没有人想办法去校对流传的文本。

而这次,借由 日本友人查阅THBWiki 发现缺行开始,以及中日的立派东方狗的交流和研究,最终确认并修复了蓬莱人形C62版流传了十来年的误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QQ图片20141116014859.png

壮哉我大THBWiki,大喵玉殿论坛。

坞城推特的翻译(他的语序比较乱):不知是否因为是蓬莱的缘故(蓬莱一词和中国的关系密切),这次得到了中国的wiki和bbs的很大帮助。借此表示感谢。

PS:
这件事在推特上也引发了热议,
坞城的好友跟坞城说『坞城因为这件事已经出名了呢』
而坞城回答『其实说实话比起我来,更希望蓬莱人形能够被更多人知道』



随便写点看法,关于旧作设定的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头了。

这回主要是突然想谈谈关于旧作设定在整个东方Project设定体系中的定位的问题。

之前也写过不少各种举ZUN的话,或者分析只言片语来得出结论的类似的东西了,这次就不采取这种方法了。
想看ZUN的各种讲话的请看这里:东方公式资料源 – THBWiki

那么,话也不多说了——(嫌长可以直接拉到最后面)

我觉得旧作和新作的关系不能简单的用一句 有联系 或 没有联系 来描述。
在考虑新作设定的时候,肯定是需要无视旧作的设定的。
但是旧作的内容客观存在,ZUN也并不避讳的会在旧作的的设定中取出一部分作为Neta放到新作中来使用。

有一种观点是『在新的设定体系里面,应当否定旧作设定的存在』,我个人是比较支持这种观点的。
旧作时候的脑洞毫无严谨和设定逻辑可言,是禁不起推敲的,所以实质上应当是将其从趋于完善和严谨的新东方Project设定体系中排除出去的。
有很多人会说『因为ZUN在新作中用了旧作的Neta,所以旧作的设定就完全没作废都在新作里存在着』,我觉得是说不通的。
旧作的设定在客观上是独立于新作而存在的,所以当然可以作为Neta和梗出现在新作里,这是作者自己愿意就可以的事情。否定设定存在 和 作为Neta存在 是不冲突的。
相对的,旧作的设定如若还存在于新作中,会带来大量的冲突和矛盾,乃至于最基本的世界观都无法统一了。旧作中的故事剧情和设定,大多数都无法和新作的基础设定兼容。

在妖妖梦时代,ZUN仍然还会思考旧作和新作之间的关系,自己也无法很好的判定旧作和新作究竟该怎么处理。留也不行,不留也不行。
不过到后来,ZUN也想通了,反正旧作客观存在,自己不论是否定它还是怎么样它,即便让爱好者无视,爱好者也都会去研究,干脆不如自己专心做新作的设定,旧作仅仅只是作为客观存在的东西,想到的时候Neta一下就行了。
因此在之后ZUN为了方便,直接说出了『所有有冲突的设定,都以最新的为准』这种话。
这种对他自己来说非常方便的话。
由于旧作和新作有最根本上的基础设定的巨大差异,因此旧作的设定自然就都变成了废弃的设定。
不需要ZUN去否定还是肯定,仅仅只是因为它和新作的设定有冲突,就自动废弃了。


实际上不仅仅旧作,红魔乡妖妖梦时代的设定也有大量因为和新作品有冲突而被强行作废的。
ZUN越来越想认真制作东方了,想把东方的设定体系构建完整,连思考的不够深或想法不够成熟的红妖永时代的设定都已经有大量被推翻了。
(关于这点,以后有空专门写一篇讲讲红妖永时代都有哪些大设定被废弃或者改变了吧,这里就不细说了)
而完全没有深思过的旧作脑洞,是统一设定体系中最大的障碍,因此旧作的设定只能作为客观存在的梗库而不能作为设定体系的一部分了。


我觉得,一个成体系作品的作者,想要大体上回避自己年轻的时候的脑洞以及过去不成熟时候的设定,但是偶尔还会利用一下,这种心理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也没有任何奇怪之处的。
很多时候反倒是爱好者不近人情了,强行不去理解作者,非要去将所有设定都并排放在一起抠个所以然。

爱好者去研究设定的时候,脱离这个设定产生的年代,不去考虑这个设定产生的时候作者是一个什么状态,不去先分析作者当时的知识面,当时的水平能力,当时的创作思路和想法,而是强行的以知道后面发生了的一切的全局视角去考虑问题,这是非常不正确的。

搞二次创作的时候无所谓,想怎么搞都可以,因为考据和搞二次创作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只要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更改设定,或者完全不按照一设来,那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只要能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就行了。

但是考据不一样,如果想要考据旧作的设定,我觉得,必须先将所有新作从脑子里清理出去,考据一个时代的作品的时候,就不应该去想到那个时代之后才出现的作品里的东西。 考虑旧作的时候,就应该忘记所有新作的内容 。
考据新作也一样,要考虑到作者的观念变迁,而不是一味的鲁莽的统统继承,使用鲁莽的全局视角。
要知道一点,就是十几年前的ZUN,对于东方Project的了解,远没有现在的你我多。
而现在的ZUN,早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ZUN了,各个方面。